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瑪莉亞的凝望 小說短篇 Answer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感謝 CHI2 幫忙修正翻錯的地方


小笠原祥子 像個怪獸。

肩上背著大手提袋沉默地在庭院式盆景的街道上暴走,
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和怪獸的姿態重疊在一起。

總是為了什麼而憤怒。

和看不見的什麼東西在戰鬥著。

戰鬥的對手不是眼前存在的東西這件事,大概再三的在確認吧。

能持有自己的存在感。

這世界不順自己的意。

街道因怪獸的行走而毀壞。

但是,受到傷害的是沒有去處的怪獸也說不定。

怪獸是那麼地哀傷。

莉莉安女子學校高中部一年級,小笠原祥子。

*                 *                 *

“蓉子,決定了嗎?”

在背後的紅薔薇學姐詢問著。

“ … 是在說什麼事呢?姊姊”

蓉子泡著茶的手沒有停下來的回答道。因此,當然也沒有回頭。

“真是不可愛的孩子呢。”

學姐笑著說。

“在‘什麼事情’前的‘…’說明著你明白什麼事喲。”

“真對不起。”

蓉子一邊說一邊從茶壺裡把紅茶(大吉嶺)注入杯子。
軟香的熱氣輕飄飄地包圍了整個身體。

修行完全不足。做了一次深呼吸來調整心情。

“妹妹的事情嗎?”

放學後的薔薇館。桌上放著三個茶杯。紅薔薇學姐和蓉子,還有 -

“找一個特徵明顯的孩子唷,蓉子。這是我的要求。”

白薔薇學姊,佐藤聖的姊姊。

“特徵明顯?”

“譬如說特別高大的孩子、身材像相撲選手一樣的孩子、
聲音像蛤蟆的孩子和自然卷的孩子之類的。”

“西洋風的臉蛋呢?”

白薔薇學姊聽了蓉子的話後,愉快地搖搖肩膀並說“就是那個意思”。

“有個長得真像男孩的女孩,我忘了什麼名字,說是像大頭針。”

“啊啊,是說支倉令吧”

從紅薔薇學姐口中說出的是一年級新生的名字。
短髮和清純臉孔,一副美少年的樣子。
因為黃薔薇花蕾,鳥居江利子好像很中意的樣子,
所以大約知道長相和屬於劍道社這種情報。

“不愧是江利子的作風。視線總是放在好的東西上。”

“不只我們,黃薔薇學姐也是那樣吧?”

“(在一定範圍內,江利子能接受那不是她的東西)
今天她和黃薔薇學姐一起去看劍道社的練習,說會稍微遲了些來。”

“特地把姊姊帶去? ”

“是為了給劍道社二年級的社員壓力唷,
“支倉令已經被黃薔薇家族看上了"的意思。
社團活動中學姊學妹變成姊妹關係的例子相當多。”

“變成 … ”

這樣黃薔薇家族的妹妹問題就解決了,說著就結束這段對話。
紅薔薇和白薔薇學姐小口地喝了茶。令人羡慕的事捏。

新生入學後還不到一個月,時間是五月初。
因此,蓉子本人完全沒有焦躁的樣子,但是,
被兩位元學姊用這種方式責怪實在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明明聖也同樣沒找到後補者的,可是因為她常偷懶沒去薔薇館的會議,
結果是蓉子一個人必須這樣如坐針氈。

“不管怎樣,下次就換蓉子囉。請帶一個不輸給支倉令的有趣孩子來。”

“白薔薇學姐不要求自己的妹妹嗎?”

“聖捏 … 那孩子能找到妹妹嗎。自己的事情就快忙不過來了不是嗎?”

“還是一樣很寵她啊。”

紅薔薇學姐像是在譴責她一樣看著白薔薇學姐。
白薔薇學姐過度保護妹妹的事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

“沒道理地對聖鑲上同樣類型,會粉碎壞掉的。
如果變成那樣,散落在地板上前頭尖銳的碎片,到底誰要來收拾善後呢?”

像是一種威脅。白薔薇學姐持續替妹妹辯護。

蓉子就算再怎麼有幫忙收拾的心情,也不想看到好友佐藤聖受傷害。
最後,結局是聽從白薔薇學姐的意見。這和寵愛是一樣的,也算是連帶責任。

“白薔薇,為什麼要選這麼麻煩的孩子作妹妹呢?”

白薔薇學姐笑著回答紅薔薇學姐的話。

“因為想欣賞薄玻璃做的精緻裝飾品。”

聖是白薔薇學姐選的妹妹,且說喜歡聖的臉。這意義有終極的追求存在。

“不過像蓉子這樣實用的妹妹是很珍貴的,這我也明白。”

“對了,如果說聖是精緻的玻璃,那蓉子像什麼?”

“包袱巾。”

“意思是”

“可以針對用途方便使用、不會妨礙、不會壞掉。”

“說得好!!兩個座墊。”

紅薔薇學姐敲手。確實,說得很妙。
蓉子自己,沒想過有這麼適當的物品可以比喻她自己。

“作為蓉子的姊姊的請求。如果可以的話在頭上安上‘高級’。
不是塑膠做的,而是布做的。用刺繡寫上名字之類的。”

雖然感謝紅薔薇學姊的想法,但實在沒辦法接話也笑不太出來。
蓉子表情複雜地歎了一口氣後,姊姊提出一本筆記本“忘了”。

“這是什麼?”

“顯著的新生被我選出列表。也不是叫你從裡面找的意思,
不過可以作為參考吧?”

“拜讀。”

聖一定會激烈地反應“這麼多管閒事”。
那麼想的蓉子拿了筆記本。內容記錄了大約二十幾個新生的姓名、
班級和所屬社團的簡單基本資料。
三位薔薇學姐沒全見過的支倉令當然沒有被記在筆記本中。

蓉子約略流覽筆記本。但是沒有照片光紙看名字後,就決定“這個”是不可能的。

“姊姊,看起來要把這筆記本當參考書來有效地利用是相當難的。”

“就是那樣。不要太仰賴筆記本比較好”

看來一半是為了興趣而作的樣子。或許是樂於看見蓉子的反應。
那是出手做惡作劇的人。是努力考試用腦過量的反作用嗎?

“啊。”

蓉子目光停留在某頁的一個學生上。

“… 怪獸。”

“怪獸?”

“啊,沒什麼。”

不知不覺地嘟噥著,名單上的她當然不是怪獸。她是學校中的有名人物。
就算沒有照片蓉子也是知道她的長相的。

“啊啊,小笠原祥子?”

白薔薇學姐從蓉子的手邊看過去說。

“為何用斜線消去她那頁?”

“其中一個理由是名字太有名,判斷認她為妹妹是不可能的,
所以全體一致同意刪除那頁。”

紅薔薇、白薔薇、黃薔薇。三薔薇的一致見解。

“因為是有錢人的大小姐所以很難相處?”

小笠原祥子是大企業社長的女兒。

“有錢人的女兒還是平民的女兒,都是學妹這點沒變。
就算誰想要認她當妹妹,因為一個人到最後都要面對別人,
就算把好不好相處考慮進去,問題大概也出在性格上。
但是,那又是更後面的的事情了”

“那麼?”

這次紅薔薇學姐回答削除小笠原祥子的理由的詢問。

“單純來說,小笠原祥子沒空。”

“練習的事,對吧?”

從蓉子腦中浮出並脫口而出。其他兩位薔薇學姐稍微意外地說出“你知道喔”。

“放學時,有幾次看見她提著書包以外的大袋子的樣子”

“有幾次,呢”

蓉子當作沒注意到紅薔薇學姐強調的那部份而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想是社團活動也 -”

即使支倉令就算屬於劍道社也會變成江利子的妹妹吧。而且如果是年輕的女孩,
學習的事會有一兩件也不奇怪。也不認為列表中剩下的新生會沒有練習的事。

“社團活動沒有每天呦。”

“她的練習每天都有嗎?”

紅薔薇學姐點頭了。

“沒有拿著東西的日子也是,某位老師會來自己家裡的樣子。”

白薔薇學姐繼續說。

“即使每天也好,因為是學校的社團活動,要兼顧學生會也很簡單,
就算為了反應而分配細小的時間也可以。
講得極端些,因為在同樣的土地上,所以兩邊跑也做得到。”

可是如果是放學後有事就沒有辦法這樣做,
小笠原祥子因為那樣的原因而從名單上被削除。

“取下的理由只是那個嗎?”

“就只有那樣。但那不是一個難以推翻的理由嗎?”

紅薔薇學姐笑著喝了一口紅茶。

“明白了。”

於是蓉子闔上筆記本。

“蓉子不要試著說服小笠原祥子辭去練習的事。”

紅薔薇學姐頭也不抬的說著。簡直像在說天氣的樣子。

“姊姊 …”

還是瞞不過。在妹妹自覺之前姊姊確實說中她的想法。

“那是校外的事情唷。就算是學校的學姐也不可以干涉的”

“那,要怎麼做?”

“怎麼做?那我問你,你自己想要在什麼樣的狀態下去作呢?”

“什麼樣?”

“你決意要認小笠原祥子為妹妹嗎?”

“不。”

“是”說不出口。但是,“不”是謊言。
小笠原祥子是令人在意的存在是無庸置疑,因此沒能期待馬上認為“妹妹”。

必須安置互相配合的器度。大概,她會變成像佐藤聖一樣“麻煩的對手”。
比起練習的事,那部分更來的困難。

“既然這樣,什麼都不作比較好吧?有關的也請停止。”

因為一直沒回答,所以重複問。

“蓉子,回答。”

“…是。”

蓉子自己很瞭解,和話相反的,自己的態度傾向於祥子。

上學時。

無意間找尋祥子的身影。

放學後。

去薔薇館的時候,一旦掃除的雜事結束後,
就會像去廁所一樣偷偷地溜出去,在銀杏人行道樹下無意義的步行。

不,是有意義的。那目的是為了看到小笠原祥子。

她無論何時都漂亮又意志堅強的表情。但是蓉子有時看到的是苦悶的表情。

為何奮戰?為何不奮戰不成呢?

只是從外表看的話,什麼都不會知道。想要碰觸她的內心。
想要窺探她的內心。這樣的心情逐漸膨脹起來。

有一天。

蓉子終於出聲叫住小笠原祥子。

“小笠原祥子同學。”
像平時一樣,看著有著破壞街道的怪獸的表情的新生時,卻不知不覺指名叫住她。
在瑪莉亞像的前面。

“是。”

祥子回頭時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馬上又以平時戰鬥態勢的目光面對。

“什麼事?”

“有一些話想說。可有佔用多少時間?”

祥子看了一下手錶。

“十分鐘?”

“十分鐘。那樣就可以了,來。”

蓉子笑著向前走。

這裡是放學時會有學生一個接一個經過的通道。並不是被看到有什麼不合適,
只是這裡不是一個能心平氣和說話的地方。

“書法?”

從布制手提袋中飛出像筆卷一樣的東西,從裡面看到有書法用的筆。

“是。”

沒有做自我介紹,可是祥子好像知道蓉子這個人的樣子。
但是為何紅薔薇花蕾會出聲叫住自己?沒能明白那樣的理由。

“不要緊張。不是來提出成為姊妹的。”

蓉子搶先說了。
於是祥子露出複雜的表情,說不定腦中瞬間有想過是不是那樣的事。

“練習的事很多喔。那樣就不能說來幫忙山百合會工作的事情了。”

蓉子接著解釋。意指並不是祥子沒有作為紅薔薇花蕾的妹妹的資質。

兩人進入大學校區,且在噴水池旁的椅子上坐下。
並不是全無人走過,只是沒有和自己穿相同制服的,不會被奇怪的目光打擾。

蓉子看著噴水池水花造成的小彩虹說道。

“最喜歡什麼東西?”

“啊?”

“練習的事。”

祥子稍微遲疑後回答說。

“對於是不是喜歡,從沒有考慮過。”

那是完全預料之外的回答。

喜歡書法。喜歡芭蕾舞。沒期待那樣天真的答案,但也沒想到她會說出“沒有考慮過”。
要是打算適當地避開才剛剛碰面的學姊,
應該用“不管哪個都喜歡”和“沒有辦法比較優劣”這類適當的話來逃開才對。

但是說“沒有考慮過”。蓉子感到陣陣發冷。祥子不修飾地說出心裡所想的話。

因此不知不覺因為想聽接下來的話又提出了詢問。

“並不是因為喜歡而去作。那,是習慣?父母的交代?”

“到了這個年紀,父母的交代也好什麼也好。
教師雖是祖父和父親聘請的,卻是以自己的意志繼續的。”

“就算不喜歡嗎?”

“因為是種修養。”

修養。對高中一年級的少女來說,不太相稱的字詞。所以試著當成玩笑話。

“也有相親嗎?”

“相親?… 不。”

祥子立刻否定。但思考了一下又再說了一次。

“不知道。也許會相親也說不定。”

在那數秒間,她的腦海裡浮現了什麼呢?但是卻沒有更深入的詢問。
兩人不是姊妹。蓉子發現祥子的表情蒙上了一層陰影。
說不定大家族的女兒也有一般庶民無法想像的苦衷吧。

“那那個時候就會成為箔了呢。”
(按 : 箔應該是指那些練習會成為對相親有利的條件吧)

有錢、美人、聰明的大小姐事到如今箔什麼的根本不需要,蓉子趕緊把話說結。
總覺得越說越有在逼迫祥子的意思。

“不是箔什麼的。”

祥子說道。

“我有一部份好像欠缺著什麼。想要用什麼東西去填補那個地方。”

“很有上進心呢。”

“只是不認為現在這樣的自己就很好了而已。不是否定我過去的十五年。
我只是在探尋著什麼。”

“能找到那個什麼東西就好了。”

蓉子從椅子上站起來。

“十分鐘過去了。”

危險。再稍微少許時間,就要交付念珠了。想和祥子一起去尋找那個“什麼東西”。

“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呢?”

祥子站起來,肩膀扛起手提袋,手拿起了書包。

“剛剛不是說了嗎?想和你說說話呦。”

“是那樣嗎?”

一瞬間好像看到了笑容,是多慮了嗎?

“貴安。”

“貴安。”

兩人互相交換莉莉安女子學園平時的招呼後,在噴水池前面道別。
該回薔薇館了,走回到行道樹下時,蓉子看到聖站在那。

原作 : 今野緒雪
感謝CHI2 的鼎力相助

“嘿。看來蓉子在注意祥子這件事是真的啊。”

正在準備回去。看來今天也打算翹掉會議的樣子。

“像呢。很像”

“像?”

反問回去後,聖譏諷地笑著。

“愛管閒事的蓉子注意著似乎有必要關心的一年級生。”

“不要用愛管閒事這種形容詞。我可不是想隨便關心任何人的。”

“那真是失禮。”

蓉子只是想和自己在意的人有所關聯罷了。
然後那個在意的人,大概都會被大家認為是“十分麻煩的人”而已。

“提出請求了嗎?”

“不。姊姊希望我停止深入下去。”

“被制止,不過蓉子想做的時候就會去做不是嗎。”

“呼呼。”

你很瞭解嘛,蓉子笑著說。

“說到這個,你豈不是被紅和白算計的好好的?”

“算計?被姊姊們嗎?”

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字詞。

“但是,提示了沒辦法認小笠原祥子作妹妹最大的理由的,正是姊姊們唷。”

“那是什麼我不知道。不過蓉子你不正是喜歡跨越稍稍高了些的跨欄嗎。”

聖像是要抓蜻蜓一樣,食指向著蓉子的臉不停的畫著圈圈。

“跨欄 …”

被列表的新生中,一個唯一從名單裡被剔除的名字。小笠原祥子。
明明可以只把那一頁取下來的,為什麼要用一條斜線劃過呢。

“你的意思是被擺了一道嗎?”

“誰知道呢?”

這樣的話,說是解決問題還不如說這是姊姊給予的課題吧。

如果想要認小笠原祥子作妹妹,就自力克服難關,的意思。

但是,要怎麼做才好呢,已經被禁止說服她辭去習藝的事情了。

“唉唷,如果你能找到妹妹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盡可能的加油喔。”

“聖。”

明明同樣都是花蕾的,聖卻把自己的妹妹問題完全擱在一邊。

“明天有新生歡迎會。”

朝著走向校門的朋友的背影,蓉子說著。

“會規規矩矩的出現啦。”

聖頭也不回的回答道。

“因為和姊姊約好了呢。”

啊啊原來如此。

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說成是“好管閒事”。

山百合會主辦的新生歡迎會,照例都在五月中,瑪莉亞祭那天的下午舉行。

內容是山百合會的幹部們將高中部一年級的新生聚集在聖堂,
作為成為同伴的象徵交予聖牌,並表演一些簡單的歡迎節目為主。

多半也有讓新生記住這些,被稱作薔薇大人的學生會幹部的意味在。

“姊姊大人。 我也許不會有妹妹了。”

歡迎會即將開始的時候,蓉子為了準備而來到紅薔薇大人的身邊。

準備好的籃子裡,放著受過祝福的聖牌。

接下來三位薔薇大人會各自將這些聖牌分別掛在全體新生的脖子上。

“哎呀,這可真是一件令人傷腦筋的事情呢。”

從姊姊大人的說話方式看來並沒有感到很困擾的樣子。大概是沒有把它當真的關係吧。

“給姊姊大人帶來麻煩了。”

“沒關係唷。 我就要畢業了所以辛苦的是你才對吧?
我啊……也對,損失大概也只有一罐草莓牛奶這樣的程度而已唷。”

“啊?”

“我和黃薔薇打賭的。 看誰的妹妹會先有妹妹。”

“賭注是草莓牛奶嗎”

“所以就只是那種程度的事情而已”

姊姊大人的話滲入了心裡。 大概一生都敵不過這個人了吧,蓉子再一次這麼認為。

“這樣啊。 果然,蓉子要的還是小笠原祥子。”

當紅薔薇大人小聲的自言自語時,“各位新生,恭喜你們入學”,
黃薔薇大人的聲音透過麥克風響徹在聖堂中。

山百合會主辦的新生歡迎會開始了。

蓉子手裡拿著籃子,站在紅薔薇大人的旁邊。 首先是一年李組、藤組、菊組出列。

“願瑪莉亞大人加護于你。”

姊姊大人平等又熟練的一個一個將聖牌掛在她們的脖子上。

“願瑪莉亞大人加護于你。”

順利完成三個班級的授受後,接下來是桃組、松組、樁組。

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蓉子望著松組這樣想著。

因為在這樣眾多的一年級生當中,能映入自己眼睛的除了小笠原祥子以外沒有別人。

為了將這個不正常的視線正當化,將她認作妹妹,
是的,只有讓她成為和他人不同的,特別的存在。
如果不能讓她成為妹妹的話,那麼有妹妹這件事本身就是個錯誤。

座號在很前面的祥子馬上就來到了面前。

“願瑪莉亞大人加護于你。”

從紅薔薇大人那得到聖牌後,正應該要馬上向旁邊移動,
讓出場所給後面的人的時候,祥子卻無視于作業流程向蓉子走去。

“紅薔薇的花蕾。”

“是?!”

對於祥子出乎意料的舉動,蓉子十分驚訝。
那個樣子好像很奇怪似的,祥子露出微笑。
很華麗的微笑。 從來不知道原來她是個可以笑的如此可愛的孩子。

“我已經將所有習藝的事情都辭去了。”

微微一笑,但是用帶著強烈意志的眼神這樣說著,
接著祥子稍稍行了禮後就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看來可以喝到免費的草莓牛奶了呢。”

紅薔薇用只有蓉子聽的見的音量小聲說道。

啊啊,是這樣子的。 蓉子點頭。

祥子所給予的答案,這次輪到這方來予以回應了。

(完)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