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瑪莉亞的凝望 第12集 小說翻譯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原作

瑪莉亞的凝望 子羊たちの休暇 Page 66-88

作者

今野緒雪

翻譯
Yukiso

更新史

2007年2月 初版

2007年4月 重新整理

"祥子說要準備電車票? 忘記的話,儘早去補票"
"是的"
帶著東西坐入後面的座位
"客人,要去哪?"
坐在駕駛位上的父親,回頭笑著說
"去M車站"
"知道了"
關上車門後,祐麒靠近車敲著車窗
"什麼事?"
祐巳拉下車窗後,祐麒把手指指在自己臉上說.
"放輕鬆,放輕鬆.只是別墅不是嗎?"
表情看起來很僵硬嗎?祐巳學弟弟用手指戳著自己的臉,

發現不知何時臉上的肌肉很僵硬.
"又不是去戰場,試著享受短暫的樂趣"
"……謝謝"
祐麒離開車後,父親靜靜地發動車.
"似乎是可靠的弟弟啊?"
"真的被幫忙"
不過好像從以前老早就已經被他幫忙了.
回頭往家的方向看,媽媽和佑麒的人影已經變得很小.

對方還一直往這邊揮著手.
(放輕鬆,放輕鬆)
祐巳試著學弟弟在心中唸著
對,不需要緊張,只是要去別墅
為了在那裡跟姊姊快樂地度過時光.

(3)
在約定時間前五分鍾 到達M車站的剪票口。
像祥子那樣身姿的年輕女性一個也沒有。等了兩分鍾,有個人影從北方方向出現。
祐巳看見一個美人穿著奶油色的夏天毛衣、成套的對襟毛衣和瘦長牛仔褲,並颯爽地走過來輕舉著手。
一開始由於和平時的印象大不相同,所以沒注意到。
"祐巳:
在出聲同時,臉孔也慢慢地靠近。
"噫,是"
沒錯,的確是祥子。
"dododo"
混亂的祐巳就像是在道路上開了洞的工地現場。
可是小笠原家的大小姐去避暑而穿連身裙之類衣服是可以想像的,
因此自己特別選了連身裙。
如果是深藍色的牛仔褲,這樣還比較像平常祐巳的風格。
因此,一直dododo個不停。
"早安"

祥子像往常一樣手往祐巳胸口附近伸,

卻發現沒有亂掉的襟領,於是撫摸著祐巳微笑
"早安"
寒暄不是平時的"祝您一切順利", 是因為不在學校嗎?

還是因為今天真的比較早嗎?
但是,卻不會討厭那樣的不協調感.
"可愛的連身裙,好適合祐巳"
不管是什麼讚美的話,被姐姐讚揚都是很高興的事情.
祐巳感覺忍耐不住全身癱軟的快感,並回以微笑.

"姊姊穿牛仔褲也很合適"
若無其事地穿著高級的牛仔褲(跟電視上的特定年代物品節目上的東西很像),
那個吸引了目光,大概是從倉庫拿出的高價品牌.
"嗯.和祐巳情人節約會後鑑定的,也時常在家裡穿.那是祖父買來的."

Page 68 ~ 72

小笠原小笠原集團會長親自買的東西,無疑地是真貨.
應該也沒有因為自己放棄裙襬穿那個而感到可惜.
漸漸地金錢觀變得可笑似的.
"那麼,要出發了嗎?"
剛想要說,祥子就轉了身.
"噫?"
祐巳感到疑問.不是去剪票口這邊嗎?
但是祥子不斷地往北走.如果朝這個方向,將會走到車站的北方出口.
可是不是應該為了乘坐電車,從剪票口進入月台等待電車的到達嗎?
祐巳一邊追趕姐姐,一邊突然發現姐姐空著手.
正在思考的時候,下了台階,
從北方出口外的交通島稍微隔了點距離的地方有一台黑色轎車進入了祐巳視野.
沒錯,那是小笠原家的私人用車.雖說是私人用車,
但開車的人並不是小笠原家的人,而是一般的司機先生.
"為什麼感到驚訝?沒有說要坐車去嗎?"
祥子回頭對感到意外的祐巳說著
"不。沒聽說"
第一次聽說,但祐巳開始感到不安因為祥子充滿自信。
"我確實有說"
"但"
沒聽到就是沒聽到。給姊姊面子的話(像是"有聽到")就是不能說。
"說了"
"沒聽到"
兩人不相讓。
是哪邊在說謊言呢?不,那樣指責是太早得出結論了。
哪有人自己懷疑自己主張的正確性。
那麼說來,以前也有過那樣的事情。
兩人為了尋寶遊戲的卡片所埋的洞口深度大小而口角。
那時確實因為蔦子同學的介入留下謎題而和好了。
現在很遺憾的,一個可以調停糾紛的朋友也不在這裡。
因為環視四周的關係,
祐巳連忙和第一次見面坐在黑色轎車駕駛座的司機先生打個招呼。
即使請這位司機也沒辦法解開這個誤會。在這邊,必須靠自己才行。
"我記得是姐姐拜託先買預售票的"
"恩,當然"
祥子點頭了
"那個事情我回答說讓裡面的人去辦"
"是"
終於,兩人開始回憶。
"那樣,祐巳想說什麼?"
"那麼,請多關照。"
"你不是也瞭解這樣的事?"
"啊?"
怎了?祐巳翻了白眼。
"請求的事情不是買車票嗎?"
"噫?"
兩人注意到了那點。難道是??
"那個券"和"那個事"?
"騙人"
"真是笨蛋"
無法相信。自己完全沒有發現那樣的誤解。
"但那樣等於<乘車去>的事情嗎?"
縱使"那個券"是"那個事"也說明了交通工具的籌措,
也不能判斷是汽車還是電車或者是飛機、新幹線。
"但是,我確實想起有說車的事情"
什麼有趣的事情讓祥子笑著說?
"是車嗎?"
"恩,車"
"……開車來嗎"
在瞭解誤會是如何產生如何變成這樣後,兩人一致團結了。
"來、來"
祐巳想起有關"那個券"最近的記憶,只想到了"來"的單詞。
"啊"
"怎了?"
祥子眼神閃爍地追問。
"那個時候記得有問姊姊幾點鍾出來比較好"
祐巳一邊想起一邊慢慢地說。
"恩。早上的移動時間不能估計。"
"結果說了說不定之後會提早到達在那邊等候"
"之後?"
"<早到的話,會去打發時間>之類的話嗎?"
"說了"
祥子發呆了一下.
"我稍微提前到了,為了怕你在剪票口等太久.我在車中吹冷氣等候 …… 啊!!"
祥子好像也終於想起.
這次把"車"跟"來"搞混了.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誤解.
因為兩倍的自信湧來,所以完全沒想到也是沒辦法.但是,這是什麼偶然.
"噗"
"噗噗噗"
呵呵的笑聲好像泉水一樣湧出.兩人互看對方的臉笑了
"大小姐,好了嗎?"
司機從車裡問了.
他好像一直到兩人對話結束前都沒有出聲.
兩人走過來的時候,做著輕聲的交談,似乎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出發.
但是從笑聲推測對話已經告一段落.
"早安.福澤小姐,我幫你保管行李"
"好"
"祐巳,我是說坐這個車去別墅喔"
"啊"
"我每年都是如此"
對於跟著祥子一起避暑的祐巳而言,可沒有多餘立場說話。
而且,姊姊的逗留增添了暴露秘密目的地的可能性。
"……是"
祐巳點頭讓司機負責行李。當從母親那拿交通費時,似乎有個東西沒注意到。
傘不在。
背包、連身裙和帽子都在身上。裝午餐的保溫盒也在手上。
剛委託的藍子則在後車箱。但是,就是沒有看到白色洋傘。
"怎麼了?快上車啊"
先坐在后座的祥子稍微開了車門說。
"是"
祐巳連忙上了車。姊姊的命令、對於有念珠的妹妹有強力影響,但說不定只限定祐巳。
"怎了"
祥子尋問著
"不,完全沒事"
祐巳回頭笑著說
因為如果在這邊說"傘不見了",祥子說不定延遲出發去找。
那是令人感到為難的感激。
不想給姊姊添麻煩,加上厭惡自己當初出門時的迷迷糊糊。
"司機先生,出發吧"
雖然想太多,為了振作精神舉了拳頭
比起剛到達這裡的時候,車站多了些人潮。
早上六點。
平常祐巳搭往學校所乘坐的公車(滿載30人)以幾乎空車狀態發車。
在這之後,黑色轎車通過了M車站北方出口。
傘的事情,沒關係。
大概是忘記拿而放在父親的車上了。
不用擔心。比起便利商店的放傘區,那裡是是更安全百倍、千倍的地方。
但是這樣祐巳跟姊姊一起拿著白色洋傘在避暑的地方散步的夢想就像露水一樣消失了。

(4)

"祐巳"
在車子開到大馬路上後,祥子說
"你會排斥車嗎"
"為什麼說是排斥車呢?一般不是都問會不會暈車嗎"
祐巳慎重地反覆詢問,因為像今天剛才那樣聽錯也是有可能的。
"不可能說其他的事"
"不。或許是被問是不是知道很多車種?"
"笨蛋"
祥子稍微笑了。
"怎了?"
"太好了,這個能用了。"
輕薄的小箱子被拿出。裡面裝著粉紅色的藥丸。
"這……是止暈藥嗎?"
對話如此自然。
"那我在家吃了。"
"當然"
不過裝著整齊排列的藥丸塑膠膜 已經有兩個洞使用而是空的了。
那是祥子前幾天搭柏木的車時,暈車很嚴重而用掉了。
那是因為不但不是平常坐的車,而且路況糟糕又操勞,
再加上柏木十分差勁的駕駛技術所造成的結果。
不過這次遠行不用擔心,因是坐自家車出去
"我沒問題"
祐巳拒絕暈車藥。祥子臉上一瞬間浮上了很可惜的表情。
或許想說一起之類,不過已經遲了。藥的小箱子被放回門廊。
祐巳一邊喜悅地想著今天被問到需要藥的事情,一邊無意識中把玩著保溫盒的鑰匙鎖。
祥子用手指指著保溫盒問著
"那是什麼?"
這個?祥子白皙細長的手指指著祐巳膝上的保溫盒。
"這個是便當"
為什麼成了好像翻譯成英文回答的局面?
"便當?誰做的?"
"家母。要吃嗎?"
"可以嗎?"
"當然。這是家母要請姐姐吃的"
從盒子取出,放置在祥子自己的膝上,並解開了扣鎖。
"祐巳真好。我從來沒有在運動會或遠足的時候拿過家母親手做的便當"
"清子伯母不擅長料理嗎?"
稍微意外,但不會亨煮食物有點誇張。還是有錢人是不碰家事的?
"家母是作菜高手,但很費時間。
因此,多半找幫手製作便當,也就是保險地從便當店拿到預定的便當。"
"那個……伯母也曾試著作?"
"當然,感謝地接受了。但,是在家裡吃,因為<便當>已經變成<晚餐>了"
ma,那樣說也不能說是沒有。
"不過家母能迅速做出便利商店的鍋巴。"
"……"
只是把蓋子放在火爐上,沒有火候調節嗎?──倘若這樣,清子伯母也算極端的人。
那個暫且不提,祥子對"媽媽做的便當"有興趣。
打開包袱和中間有印花紋的布,高興地打開了便當盒的蓋子。
"漂亮的顏色組合"
便當中的菜稍微少了點,不過祥子出神地仔細地瞧。
那樣注視後,慢慢地挾蘆筍和乾酪的臘肉卷的牙籤兒,
就滿足地完全出乎意料暫且合上蓋子。
"怎樣?"
"好吃"
高興的祐巳,機敏地用叉子把白色魚騰空球跟小型西紅柿串起來。
"姊姊喜歡包海苔的飯糰嗎?"
"海苔?"
"baribari,家母煩惱海苔會受潮。"
祐巳提起裝滿飯糰的容器說著。
"作了兩種啊"
包滿海苔的飯糰跟露出白米的飯糰都各兩個,共四個。
姑且不論添加的白飯糰,海苔被包在整套附拉鍊的塑膠袋裡。
"配料是什麼呢?"
"是鹹梅。我家習慣在熱天放有防腐效果的鹹梅。據說對暈車也有很好的效果。
……潮濕掉了,決定選哪種呢?"
"哪種都行。這麼說來,便利商店也有兩種類型。"
祥子拿起塑膠袋,從海苔裡面拿出白飯糰。清子伯母的便利商店往復還是持續著?
祥子吃了一個飯糰和每種菜各一口後就在車上結束了早餐。在活動時餓扁的祐巳,
也是吃了一個受潮的飯糰後就完成早餐。不好意思只有兩人吃,於是也請司機先生吃,
不過他搖著雙手拒絕了。
"看起來很好吃。預定在高速公路休息站休息一會,到那時再領受"
"或是因塞車不能動的時候"
祥子邊打開圍毯笑著說
"那樣考慮的話,感覺離討厭的塞車很遠的樣子。"
和話相反,司機的方向盤很輕快。
"祐巳也採取舒服的姿勢吧。"
在祐巳把便當弄回保溫狀態時,
祥子不止膝蓋而是頭以下的全身都蓋上了圍毯。
司機因習慣了而不驚慌地調高冷氣的溫度調節。
"累了,稍微睡一下"
"ㄟ?"
"晚安"
剛說完就閉上了眼,馬上就能聽到睡眠中的呼聲。
(哎!?)
雖然郊遊旅行歸來的人睡覺是有的事,但"已經?"是早點休息的晚安時間。
可是離開M車站後,還沒經過二十分鍾。
確實郊遊裡,到達目的地之前,在巴士中的娛樂也是感到愉快的樂趣之一。
儘管如此,兩人的旅行中,為何有一方睡了。
"姐姐"
一個人看著東京都內至今看慣的景色多麼無趣。
還有一個人在車內,不過司機先生正忙著。
"姐姐"
即使稍微搖了一下,也不在乎,好像被什麼人塞了安眠藥似的。
祐巳突然注意到。
姐姐說過出門的時候吃了暈車藥。
(有引起睡意的作用)
那樣使用上的注意事項浮現在腦中後消失了。

==== 第四小節結束 ====

(5)

半途中,試著合上眼睡覺。隨著車的搖晃,睡意逐漸襲來。
那麼大概是昨晚沒睡好。
不知從哪飛來的無花紋白蝴蝶在白菜田中引誘祐巳。
搞錯了吧。─祐巳進入了自己的夢境。

因為這次去的是高原,不是白菜和白樺街道樹。
笨蛋祐巳。富士山的山頂有長白樺樹。──由乃笑著說。
怎麼會從這裡走出來,回頭一看,像畫像中一樣的富士山聳立在眼前。
有著耶穌的臉和釋迦牟尼的頭上產的光從富士山背後射來。
有著那樣困惑臉的祐巳側邊的志摩子抽出一張神簽。
摺疊的紙條被打開,上面寫著ㄧ句話。
──前途多難。

當那四個字像CGㄧ樣咻ㄧ聲從畫面飛出來的時候,被搖肩膀搖醒了。
"祐巳"
"?"
"休息站到了"
是什麼時候從高速公路進入的?完全沒注意到。而且祥子為啥站起來?
"去廁所吧"
忽然被搖醒,口跟身體都不聽使喚像剛起床的幼兒一樣的祐巳揉著眼睛點頭。
還好沒流口水。
"道路還沒那麼擁擠。基本上行車狀況很好"
平常日、孟蘭盆節的回老家高峰時期,都會早上早點出門。
如果不早點出門,就會碰到塞車。
這樣的疏忽大意是禁忌,不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大塞車。
變成那樣的話,再沒有廁所的小型車上的人會尿急。
"醒了嗎?下車喔"
被催促開門後,外面空氣接觸了皮膚
"啊……"
休息站的停車場很熱因為沒有遮陽。雖說還是上午,但可看到熱氣從地面升起。
"祐巳,要好好地走喔"
祐巳搖晃地走路,好像一半的腦子還在睡覺。於是祥子牽著她的手走著。
雖然熱,不過稍微有點高興。
姑且不論牽手的事,光是一起去上廁所的事會被人們忌妒,不過真的值得高興。
在學校休息時間,
和學年不同的姐姐ㄧ起去上廁所的事比一起在同一間教室上課還不簡單。
因此,這是貴重的經驗。
祥子的手逐漸微微出汗,
因為冷氣冷卻她的手、外面的熱空氣和祐巳溫熱的手。
女生廁所很擁擠,因為不管祖母級、姐姐級、媽媽級和小女孩都在排隊。
也有剛換完尿布的小嬰兒心情很好地揮動著腳。
"如果上完廁所,洗完手後在這等喔"
"好"
點頭並排在隊伍最末端。
"喔,快輪到祐巳了。最裡面的已經空了"
姐姐的指示總像是廢物回收商一樣俐落地可靠。
總覺得好像返回小時候和媽媽一起出去的情形。
完廁並用冷水洗手後,祐巳總算可以挺直地站著。
"要買什麼果汁嗎?"
站在隔壁洗手台的祥子對著鏡子中的祐巳說著。
"送飲料作為對便當的感謝"
"啊"
對這種時候,最好坦率地說出來。姐姐有時候也想做姐姐的事情。
"我想吃冰淇淋"
把擦完手的手帕放回包包理後,祐巳向右轉了45度角對著祥子的本體。
"沒辦法"
祥子一邊嘟噥一邊稍微高興地說。
在休息站的小賣部排了ㄧ下隊伍買了軟冰糕。
(稍微撒嬌——maru)
雖然腳已經不晃,不過祐巳一邊走著一邊牽著祥子的手。
右手拿著好吃的軟冰糕,左手牽著非常喜歡的姐姐。
"好熱"
但即使自己說不會搖晃還那樣走,這樣好嗎?
塗成黑色車在車陣中非常顯眼,ㄧ眼就認出。
ㄧ起去休息的司機已經先回來,對著兩人揮著手錶示所在的地方。
祥子拉著手稍微走快。比起預定十五分鍾的休息,已超過五分鍾。
"馬上要出發囉。快點吃完"
"好"
嘴裡放著小笠原祥子給的軟冰糕。不僅讓心裡涼快,還相當甜軟。
(真爽!)
——軟冰糕和祐巳的腦袋瓜一起開始融化了。

# 第二章 紋白蝶のみる夢は 結束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