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SIMOUN 西蒙 TV (中)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人生道路的選擇/徬徨/迷惘/生死離別/痛苦/慟哭是貫穿整部的精神主題。
這部作品乍看之下很難懂,但仔細回味幾遍,就可以發現每個角色都像活生生的人物,
絕無冷場且感情戲佔比例接近50%,甚至可說所有武打和剧情跌宕起伏都是為感情戲服務。

而"寄託希望在永遠的少女"這個概念,代表的是一旦決定性別(社會化),
少女就不再神聖,回歸平凡,也無法擁有無限的可能,
是每個人的希望與遺憾,象徵無法返回的美好過去。

以下敘述試著融合動畫和小說的內容,希望能有較全面性的解釋。
(不包含PS2遊戲的部分,因為遊戲內容很少涉及深層人性的部分)

静かなる祈りの声

Simoun_05Simoun_06

黃金西貝拉 奈比莉爾

首先要提奈比莉爾,因為她最能作為感情戲的代表。

第二話她的一句話 – 我不會再有搭擋,解釋了失去愛人的痛苦/自責。
而在第八話奈比莉爾對阿艾爾說的話 – 我們唯一的相同點是迷惘,
迷惘兩個字解釋了奈比利亞整整二十話的行動。

奈比莉爾迷惘了,質疑自己是不是以神的名義,
在實行戰爭和屠殺敵人的行為。而迷惘不只代表參加戰鬥的意義何在,
也代表了人生的選擇,甚至代表對過去的質疑,和對未來的恐懼,
或者因阿艾爾太相似於阿姆利亞,怕會重演悲劇,
整體來說,就像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前進方向,想逃避/會徬徨。

雖然第九話的審問讓她破除了神職人員參加戰爭的迷惘,
但是失去阿姆利亞的傷痛仍然拌住她,
即使喜歡阿艾爾也是建立在對阿姆利亞的投射上,
這使得她跟阿艾爾的關係很難有進展。

後來發生多米努拉的翡翠紋章事件+瑪米娜的死,
奈比莉爾雖然非常悲傷,卻完全流不出淚,心理異常平靜。
她自嘲一定是心已經隨著阿姆利亞而死,現在只是個活死人,
而且用已死的心不斷傷害身旁的人,並且企圖忘記太多不該忘記的傷痛,
反覆自責當時為何死的人不是她,明明瑪米娜才是真正的巫女。

至於她為何最後能突破迷惘,
主動伸出手抓住阿艾爾,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Simoun_08Simoun_04

不像巫女的巫女 – 西貝拉 阿艾爾

阿艾爾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莽撞感,且衝過頭導致聽起來在嗆人,
還好隊友是溫順的神聖巫女,否則一開口就打起來了。
一出手就摸到大白鯊,還猛戳好幾下,奈比莉爾好不容易出來馬上縮回去。

不過這樣的角色也是有迷惘的,
但她是屬於立刻會把煩惱掩蓋或者馬上解決的類型,
這也跟她長期在南方戰線待過有關,看過太多生死離別。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整隻手沾滿血,只為了把礁國士兵屍體弄掉)

例如,第八話中聽到嶺國巫女安古拉斯喊"阿艾爾(即獻给神最上等的愛)",
陷入恐慌的原因是阿艾爾心中並沒有神的存在,無法理解對方為何要自我犧牲。
最重要的是自己一直以為自己能夠努力地選擇自己的道路,
結果卻發現只要一個環節出錯,也許今天死的人就是阿艾爾自己了。
如果阿艾爾認同努力不能改變一切,那就等於否定自己的過去,
因此對於自己沒有獻給神的愛這點產生了迷惘。
雖然陷入恐慌和迷惘,但在奈比莉爾指點下立刻就回復狀況。

不過,瑪米娜的死對她就等同再次換醒記憶,因為她再次聽到有人喊著她的名字而死,
而這次死的人正是瑪米娜,錯亂的她大聲亂叫又企圖傷害自己,
但最後阿艾爾的反應非常類似於阿姆利亞,
在流完了淚水以後,鼓勵自己要變得更強,要代替瑪米娜活下去。

這是她跟奈比莉爾最大不同點,後者會永遠卡在死胡同,而她則會自行走出迷惘。
也許是這樣的個性,使得奈比莉爾不自覺被阿艾爾/阿姆利亞所吸引吧。

即使阿艾爾並不是為了祭祀而當巫女,而是為了戰鬥才當巫女,
跟阿姆利亞一樣,滿腦子都是戰鬥的念頭,卻不自覺地給人民帶來祝福,
就像奈比莉爾所說 – 不管阿艾爾自己怎麼想,身為巫女都是鐵的事實。

附帶一提,
阿艾爾(即獻给神最上等的愛)這句話也是貫穿整部作品的關鍵,
每次這句話出現時(嶺國巫女的自暴/瑪米娜的捨身),顯示出信仰心是很強的。

同時也代表著人沒有對某種思想的信仰是不能前進的吧,
因為這一片天空並不是只靠努力就能達成所有夢想的,
人總是有不能夠背負的東西,所以需要信仰。

Simoun_10Simoun_09
Simoun_08Simoun_11

シムーン人物 名臺詞 (上)

奈比莉爾(ネヴィリル)
「一切都不會改變,艾里夫。」

「我也在迷惘,身為巫女參加戰鬥是正確的嗎?」
「阿艾爾,你是為了駕駛Simoun來到這裡的吧?」

「阿艾爾,你沒有必要回答,而你跟我是完全不一樣的人,
但是有唯一共通點. 阿艾爾站起來(命令)。現在你是我的拍檔了。」

「我們這些侍奉坦普斯帕提的巫女們,作為西貝拉聆聽SIMOUN的聲音,
在空中繪製紋章,殺死了很多入侵我西姆拉克魯宮國的嶺國士兵,
那也可以稱為是殺戮。」

「嶺國巫女賭上性命參與的奧克斯普利姆破壞行動,雖然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
但她們對神所具有的虔誠毫無半點虛假,而同樣作為巫女,
我們該怎麼想?怎麼做才好呢?現在,我們是在參加戰爭。」

「我並不想歸咎是誰讓我們走上戰場,不管現在有多麼痛苦都會盡可能去做到,
無論那是否是坦普斯帕提的旨意。對於現在的我來說,答案已不再重要。
現在的我就連神的旨意也已經無關緊要,只是想把這些告訴大家,這樣的我還是西貝拉嗎?」

「你沒必要只讓自己一個人變得堅強。」
「"被擁抱就能變強"這樣的想法是錯的,阿爾提。」
「只有當兩個人都真正變強時,才能真正地擁抱彼此。」

「你有太多的事不該忘記了,奈比莉爾。」
「想必…我們已經無處逃避,唯獨只有前進了。」

「眼淚…流不出來。也許阿姆利亞死的時候,我的心也已經死了,
傷害別人的心,拒絕別人的心。儘管如此,
我仍然流不出一滴眼淚,就像一個活死人。」

「不,阿艾爾。無論你怎麼想,你都是SIMOUN西貝拉。」

「我並不是想問你喜歡誰或是其他什麼的。我不需要你的答覆,
只是覺得告訴你會比較好。不,只是想告訴你,僅此而已。」

阿艾爾(アーエル)
「明明在迷惘,卻要硬作出決定,這才奇怪吧。」
「我不想前往泉,但這樣真的好嗎?我內心根本就不存在對神的愛。」
「人的一生就是不斷地重覆選擇,直到重覆的一切可能性都消失為止。」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然後活下去。」
「為什麼我的胸口會這麼痛?」「這就是…戀愛…?」

芭拉耶特(パライエッタ)
「當我們企圖保護重要事物的時候,是否正在破壞其他更重要的事物呢?」
「我們只需要努力去做我們能做的事。」
「他們不是犧牲者。他們的確在戰爭中失去了一些東西,
但是還有很多東西被留了下來。他們是希望的種子,他們腳下的是希望的大地。」

艾里夫(エリーフ)
「聲音會漸漸改變,胸部也會變小。但什麼都沒改變,對不對?」

安古拉斯(アングラス)
「即使再怎麼迷惘,也不能得到結論。」「阿艾爾(嶺國語 アーエル)!!!」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