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SIMOUN 西蒙 TV (下)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Simoun_10 - 複製Simoun_13

最高的西貝拉 瑪米娜

そのままで…

瑪米娜乍看之下跟阿艾爾很像,都是勇敢無畏的努力家,
但最大差異點是瑪米娜從不迷惘,甚至可以毫不猶豫赴死,
所以身懷迷惘的奈比莉爾絕不可能選擇她當作搭檔。

另外,瑪米娜表面上是功利主義者,實際上卻是利他主義者,
對於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而且很了解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從這方面來看,阿艾爾跟她是完全不同的。
阿艾爾跟阿姆利亞一樣嚮往自由的天空和翡翠紋章,
且專注於戰鬥和奈比莉爾身上,很少把心思放在他人身上。

雖然一開始說不相信神的存在,但在她生命後期卻感謝神讓她跟羅德雷亞蒙相會,
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是阿艾爾(嶺國語的"獻给神最上等的愛"),
而阿艾爾則是徹底的無神論者,不參加任何宗教儀式。

小說有一段敘述說明瑪米娜死後,
所有人都強忍傷痛地吃最後一次瑪米娜作的料理(事先作好的),
羅德雷亞蒙則足足好幾餐都沒吃半點東西,悲傷到流不出淚水;
阿艾爾則把安古拉斯跟瑪米娜兩個人的死重疊在一起;
奈比莉爾很類似,不同的是把阿姆莉亞的死跟瑪米娜陣亡重疊在一起。

SIMOUN的故事轉戾點

瑪米娜的死跟嶺國巫女安古拉斯的自爆一樣是轉戾點,
兩個人的出場時間都是很短,卻是故事走向的關鍵。
沒有安古拉斯的自爆,奈比莉爾不會把手伸向阿艾爾,
也不會在審判會上說出內心話,那麼暴風組就會解散。

而瑪米娜的死再次衝擊了阿艾爾和奈比莉爾,甚至可說是TV結局的必要條件。
當然她的死絕對可以被避免,但也會連帶改變阿艾爾的命運吧,
甚至奈比莉爾跟阿艾爾根本就不會在一起,因為少了瑪米娜的死當催化劑。
(多米努拉&里莫內的失蹤造成的衝擊相對來說比較小)

除此之外,芭拉耶特的逞強性格也影響了奈比莉爾的戀愛,
這是因為她自許為奈比莉爾的保護者,且將自認為的好選擇強加於奈比莉爾。
因此她不僅錯失了讓奈比莉爾投入她懷抱的大好機會,
而且奈比莉爾的反應總是讓她深受打擊,還失去判斷力把隊伍帶進致命的危機。
如果她能用正確的態度面對奈比利亞,一開始的故事走向絕對會完全不同,
阿姆利亞和阿艾爾不可能有機會從她手上搶走奈比莉爾。

總結來說,影響故事走向的配角群主要是阿姆利亞&芭拉耶特&瑪米娜&安古拉斯 四人,
頂多再算上多米努拉&里莫內 兩人(因為多米努拉是一切的開始點),
至於其他的巫女對奈比莉爾&阿艾爾來說,僅僅只是個支線事件和過客。

其他配角的評論請參照此篇文章 Simoun シムーン 觀後感&雜談

シムーン人物 名臺詞 (下)

Simoun_12Simoun_17

多米努拉(ドミヌーラ)
「シムーン是神的座騎,絕對不會墜落。」

「如果不是想著為了誰,現在的我根本無法前進。」
「如果沒有信仰,人類根本無法站立在大地上。」

「我那時看到的,是非常可怕的東西。
它能破壞人們胸中的榮耀,粉碎人們心中的信仰,但可怕的並不是這些。
在那個恐怖的地方,隱約可見的才是真正可怕的東西。
那是什麼…無法用言語表達,如果一定要給它一個定義,那就是希望。」

華爾夫(ワウフ)
「無論做什麼事,我們的內心必須堅信著什麼,才能將事情做完。」

瑪米娜(マミーナ)
「你們如果能聽懂就給我聽著,我反正只是一個死在這裡也無所謂的無名西貝拉,
我的命根本不值錢,但我身後的是我們宮國最出色的西貝拉 – 黃金西貝拉 奈比莉爾。
我一定要救她出去,絕不讓你們碰她一根手指。」 「阿艾爾(嶺國語 アーエル)!!!」

尤恩(ユン)
「每個人靈魂的價值都是相等的,沒看清這一點,所做的判斷肯定會出錯。」
「重要的不是原因,而是結果。我們失去了最重要的夥伴。」
「其實我很清楚要拯救死去的人根本不可能,但是我也能…
不,只有我才能拯救的靈魂,現在就在我眼前。」

阿努畢圖夫/古拉基夫(グラギエフ/アヌビトゥフ)
「不,最痛苦的人不是我。
真正最痛苦的人,應該是除了看著她們以外,什麼都不能作的人。」

奧納西亞(オナシア)
「西貝拉 奈比莉爾。只要你如此希望,那你就仍然是SIMOUN西貝拉。」
「人們能相信的事並不多,那是因為人們連自己都無法相信。」
「過去的我沒作任何選擇,逃到了離現實最遠的地方。」
「因為沒有選擇性別,我被選為泉的看守者。讓我站在這裡,
是為了不讓少女們犯和我相同的錯,這是對我一直以來逃避現實的懲罰。」

凱姆/阿爾提/芙羅耶/羅德雷亞蒙/摩利娜斯/芭拉耶特
「是啊。我們對彼此都不了解,但是為了了解,我們開始向下墜落,
不墜落下去不行,一邊大聲叫喊,一邊按住,因為恐懼而馬上要從嘴裡飛出的內臟,
一邊向下墜落著,然後開始害怕不知道會掉到何處,下墜途中忽然抓住了什麼,
但是必須放手了。在那深淵之底,有我在。」

「為什麼我們會一直牽掛著那件事呢?阿艾爾和奈比莉爾被送往其他世界的事。
那是因為我們想違背無法從時間的流逝中逃脫的命運,
因為我們把"害怕變成大人","希望永遠是個少女"的想法和她們重疊了。
不,一定不是這樣。我們只是想銘記,想告訴人們,自己確實在這裡。
想大聲叫喊,自己確實在這裡的事實。想銘記,也想反抗。」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