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一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 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章一 重逢

“好了,新入社员的入籍手续已经完成了,这是您的ID磁卡,储物柜钥匙和员工手册。接下来请到您所属的企划部二课报到吧。嗯,您的科长是上村南小姐,她会指导您的工作。”

“谢谢。”

“不客气,以后有任何困难都请找我们人力资源部。我们会尽力解决的。福沢小姐。”

“知道了,再次感谢您的协助。”

名为福沢祐巳的女子朝对方深鞠一躬,退出了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

“呼……真是的,我在紧张什么呀。”

轻轻关上人力资源部的黑色橡木大门,祐巳拍拍自己的前额,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过身,面前是一条宽敞的大理石铺就的金色走廊。两旁每隔十五步就出现的古典欧式廊灯和种植着漂亮植物的鎏金半人高花瓶向她炫耀着这个公司的财富与威严。

终于成为小笠原集团总部公司的一份子了,这个决定,真的正确吗?

“姐姐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呢?”

一个月前,祐巳以优等生身份从莉莉安女子大学经济部毕业时,和父母亲一起出席毕业典礼的,还有“姐姐”小笠原祥子。在一起用下午茶的时候,有关自己将来事业的问题不可避免地被提了出来。

“祐巳有没有心仪的职业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帮忙推荐哟。”

祥子这么说,但自己明确地拒绝了。理由是希望以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一份好工作。“祐巳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那我也安心了”,那时候的祥子脸上带着欣慰的微笑,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丝落寞。

其实当时没有能说出口,说自己希望进入小笠原集团,用自己的本领为姐姐的事业尽一点力。但要真说出来,姐姐会怎么反应呢?会一口拒绝吗?还是用她在公司的地位为自己找一份优差?两种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状况。怎么办呢?整整一个月,她都在说与不说之间迷茫。结果在没有得出任何结论的状态下,祐巳怀着犹豫和不安的心情参加了面试,然后又带着同样的心情开始了她在小笠原集团的第一天。

“嗯,还是先找到企划部二课的位置吧。”

座落于东京银座繁华街中心的小笠原集团的总部大楼总共有95层。第一层到第十层是作为小笠原百货公司总店的商铺区,十一层到五十层都是外租给其他公司的写字楼。五十一层到六十五层给小笠原通商,小笠原娱乐及小笠原餐饮三家子公司占据。最高的三十层则是小笠原的总部势力范围。而祐巳所在的企划部二课则位于第 76层。

“真大啊。”祐巳在电梯内按下76号按钮后,心中不禁如此赞叹着。

自己以前有好几次去姐姐大人家里作客时,根据那诺大的庭院想象过小笠原集团的富有,但是当那想象以实物的形式出现在眼前时,仍无法不被震慑。

“姐姐以后就要继承这么大的一个企业了。真了不起。”

自己也要变得更强才行。心中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心,祐巳跨出了电梯。

打开二课的大门,祐巳吃了一惊。

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大厅的中间,若干办公桌并拢摆放着,旁边围坐着十来个人,他们的对面是电脑显示屏,还有桌上面堆着一叠叠半人高的雪白的打印纸。还有很多带着印刷字,图案和加批注的草稿被随意的扔在地上。满满的废纸篓,散落的办公用具。两边墙壁的书柜敞开着胸怀,向众人展示着里面躺得歪歪斜斜的档案。复印机在墙角发出沉重的刷刷声响。

空气凝固了十几秒。祐巳呆在了门口,里面的人呆看着她。

“嘀玲玲……”

一串电话的铃音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祐巳像被惊醒一样,慌张地向前九十度鞠躬:

“那、那个,我是福沢祐巳,是新入社员。请问上村南小姐在吗?”

中间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站了起来,其他的人转过脸去再度低头工作。

“你好,我是小岛刚,请多多指教。”

“您客气了,请您多多指教。”

“课长的话,在那堆纸的后面,跟我来。”

“是。”

祐巳绕过那个方阵,看到后面还有一张桌子面对着那个纸堆,后面坐着一个年约二十八九岁的年青女人一边用左肩夹着电话大声说话,一边用十只手指把键盘敲得卡啦啦地响,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还夹着一支香烟不时地在嘴巴和键盘两地来回。看样子还要说上一会儿吧,祐巳这么想着,一边细细地打量着她。

脸的轮廓很有线条感,笔直的鼻梁和硬朗的剑眉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只是头发有些散乱,衬衣的头两个扣子也没有扣好,从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见一部分轮廓……

“……你来有什么事?”

突然,祐巳听见对方跟自己说话的声音,猛然回过神来才发现电话已经挂上了,上村南正用询问、奇怪和斥责的混合射线盯着自己。

“那、那个,我是今天来报到的福沢祐巳。请多多指教!”

“哦,你就是人事部说的那个新人啊。那、刚才怎么了?”

“对、对不起!我刚才失神了!”

啊,糗死了,好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福沢祐巳大笨蛋,就这样把第一印象全部搞砸了啦!祐巳像是犯了错误一样低着头,一边暗暗地骂自己。

“好了,没时间为这些小事情废话了。”

上村小姐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很生气?

“二课很忙的,没有时间开小差。算了,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找个位置坐下就开始吧。小岛君,新人指导交给你了。”

“是。实在很抱歉。”
“请您放心。”

祐巳鞠躬后转过身,在那个方阵中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了下去。

“被课长吓着了?”

坐在左边的一个同事突然这么问祐巳。

“哎?没有,您多虑了。”

跟自己搭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往后梳理的头发下面是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脸上挂着一个爽朗的笑容,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别看课长这样,你以后就会知道其实她人很好的。啊、我叫宫崎末次,你是叫福沢祐巳吧,以后多多关照咯。”

“不敢,请宫崎前辈多多关照才是。”

宫崎开了头,周围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向祐巳搭话,并问了关于她的很多问题,例如哪里人啦,第一次进公司什么感觉啦,哪位部长负责面试啦,都说了些什么啦等等。当有人问起她毕业的大学时,祐巳回答道:

“莉莉安女子大学。”

“““啊~”””

周围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数声悲鸣。

“各、各位前辈?怎么了吗?”

“福沢君不必担心,大家不是对你或者莉莉安大学有意见。”宫崎在一旁笑着替祐巳打消疑虑,“只是去年我们这里来了一位专务*,恰好也是那个大学毕业的,这一年里把大家折磨得够呛,大家背地里都称她为莉莉安的魔女,因此对那个名称也有点过敏罢了。”

不会就是姐姐吧?时间也吻合,以她的身份从专务开始做也合理……

“岂止是过敏,简直是恐惧了!”

“就是,提出来的要求像四月的落樱一样多,叫人怎么适应嘛。”

“上次我们那份三百多页企划书不也是给一句话就驳回来了嘛。”

“别提了,三课那边更惨,前天因为宣传资料上几个错别字没改好,课长被叫去训话,回来沮丧了一整天呢。”

“那又不是故意粗心的,怎么说,只给那么短的期限,三课已经做到水准以上了。”

听着旁人的抱怨,祐巳不禁在脑海里想象着姐姐在办公室里发飙的模样,一丝笑容不经意爬到了脸上。

“好了好了,有时间闲聊还不赶紧弄那份ERP整合方案?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了吧?”突然头上响起了上村南严厉的嗓音。周围的人立马闭上嘴,低头做事去了。“还有福沢,帮我弄杯喝的过来。”

“是!”

祐巳走到课长桌前,端起那个满是褐色水垢的白瓷大茶杯,微笑着问:

“请问红茶可以吗?”

上村南愣了一下,“啊?啊,就这样。”

在祐巳转身的一刹那,不知是谁轻轻地说了一句:

“果然是莉莉安的毕业生哪。”

于是,祐巳还在对这个新环境感到云里雾里的时候,让上村南小姐喝了人生第一杯红茶。

上午剩下的时间就在替别人倒水和复印资料中度过了。当时钟踏上十二时半的时候,身旁的宫崎说了句“吃饭吧”并站了起来,上村课长看着手表说“已经这种时候啦”跟着站起来后,身边的人陆续地放下手中的活。看来这也是习惯之一了。

食堂在第六十六楼,在庶务课的楼上。因此庶务课也被戏称为“地位最低之课”。据说这也是新专务的要求,理由是庶务课经常接收外来物资,让外部人员少上下几层电梯可以节省电力云云。总之这也变成了近来庶务课速水课长的怨念,老是唠叨着因楼层降低而少看几公里风景等于变相减薪之类。祐巳跟着众人排队时,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听了不少奇怪的事情。

“福沢君,你在看什么?”被安排“照顾”新人的小岛发现了祐巳的举动。

“啊,没有……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无荣幸认识一下公司的高层而已。”

“部长以上的职员是有他们的专属食堂的。在九十层。除非是公司成立纪念日或者其他活动,一般是不会下来这里的。”

原来如此,不会在这里看见姐姐啊。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惋惜,祐巳按着胸口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福沢君,怎么了?”

“啊,没有什么!对、对了,为什么大家都把新专务称作‘莉莉安的魔女’呢?”

“嗯?”

“啊,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一般外号之类的不是都按照人的名字或特征来取的吗?另外,自己也是那里毕业的,多少有点在意啦。对不起,是不是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

“不是啊,只是我也是去年中才加入这里,那时候大家已经都这么叫了。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太清楚。”

“是因为新专务是小笠原家的独女啊。”前面的宫崎突然间插了进来,“再怎么说,也不能称之为‘小笠原家的魔女’之类的吧,未免对会长大人和社长大人太不敬。”

估计从外貌上,也找不到可以用以起难听外号的特征吧。

“那倒是……”

“话说回来,新专务也不是那么坏啦,至少把食堂的膳食给改善了不少。哟,今天是难得的鳗鱼饭,两位年轻人,多吃点呐。”

午饭的时间就在同事的闲聊中度过了。看着大家欢声笑语,祐巳不禁想起了在蔷薇之馆的日子,自己和由乃、志摩子还有姐姐大人她们一起在狭小的房间内用便当的快乐时光。

想见你,姐姐……

午餐用过之后,下午的工作立刻就开始了。大家都没有休息。祐巳继续帮别人干着斟茶倒水,复印资料等跑腿的工作。中间还发生了因为有个有线电话找不着,被要求用携带电话打那个分机的号码,然后根据响声发现它被埋没在一堆废纸里面,这样可笑的事。中间有空闲的时候,祐巳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自觉不好意思便询问一旁的小岛有什么可做。

“嗯,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代劳的。不然你问问课长吧。”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走到课长跟前:

“那个,课长。请问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没有!”上村南头也不抬,“没事做就歇歇嘛,到你忙得喘不过劲的时候就会知道现在的时间是多么宝贵。”

之后好像还低声说了些类似于“有事没事别来烦我。”“啊,又写错了,真是添麻烦!”这种抱怨话。

祐巳觉得自己的积极性被锤子敲进了地里一样。

旁边的宫崎看着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座位,就跟她说:

“对了,福沢君。我们上次项目的一些草稿和废弃的资料需要清理一下。有一些是属于机密文件的,要拿到庶务课代为销毁,你把它们整理一下吧。”

“啊,好的!非常感谢您,宫崎先生。”

“不客气,我介绍一下具体的步骤和要求好了。”

祐巳花了两个小时才基本清出一堆要处理的废纸,然后又来回了庶务课几趟才把销毁文件所必要的程序办好。中间还因为向上村南小姐索要签名而不得不忍受“怎么这么麻烦!”“一件小事怎么签这么多名!”一类的抱怨。总之,从庶务课回来以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分了。

大家都走了啊……

下午的时候听说他们要为同部三课的某位同事开送别会,晚上要早点走。估计是把自己给忘了。不过,自己是一个新人,跟送别会的主角素昧生平,去了也不知道扮演什么角色。或许,大家是体谅自己才这么做的吧。

“唉,干脆把办公室收拾一下吧。”

不知过了多久,当祐巳把上村南那个茶杯的咖啡色内壁洗白后,已是漫天星斗。看看手表,将近十一点半了。从窗外看去,脚下是银座的灿烂灯海和偶尔经过的几辆汽车。那暖暖的金色华光像要把她拥抱了一样,但四周却是一片的寂静,只听见中央空调在细声低鸣。心中想起白天办公室里热闹的气氛,和现在形成如此反差。那一瞬,祐巳觉得空虚包围了自己。

“回家吧。”

祐巳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关灯,锁门。

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静悄悄的。整个空间只有自己,和电梯间那磨得像镜子一样的门里面一个叫做“自己”的镜像。祐巳觉得心中有点失落。

‘祐巳现在可以说是自我满足吧。一旦热心起一件事来就埋头去作,把周围的事物全部忘记了呢。’

圣学姐……

真是,没有变呢,自己。

“叮……”

电梯到了。

门缓缓地打开,“自己”从两旁退去,露出藏在后面的人。

“祐巳!?”

“姐、姐姐!?”

*专务:相当于董事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