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五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章五 萌芽
祥子的动作很迅速。第二天,一封调动函就到了祐巳的手里。上村南大笔一挥把名字签上,一句话也不多讲。二课的其他同事倒纷纷表示惋惜。不过,在兴头上的祐巳是无暇去顾及这些人的感受了。

穿过异样目光和闲言碎语交织的走廊与电梯,祐巳搬到了93楼。这一次来,祐巳感觉通往祥子办公室的走廊长了,两旁的龟甲草与小青竹的数目好像比以前多了一倍。

到达目的地时,祥子的前任秘书已经在等着她。催促着她放好东西,马上就开始了交接工作。工作职责、日程安排系统、邮件及文档处理系统、人事须知、以及茶水间洗手间的位置等等知识像连珠炮一样向祐巳发射,让她消化不良的同时怀疑自己的前辈是否盼望着离开这里。

交接用了一个小时左右。送走了前任,祐巳趴倒桌上。刚才的轰炸让脑袋有点头昏脑胀。冰冷的石板桌面贴在脸上,让她精神不少。睁开眼睛,她睹见秘书桌上,一个刚才被她忽视的角落,一抹娇艳点缀着大理石和柚木组合成的庄严空间。

一片莲叶青瓷小碟,盛着一个由四朵刚刚绽放的月季组成的花簇。嫣红的背后,两枝兰茎腾空而起,蜿蜒向前。枝干之上,点缀着朵朵吐着淡黄芳蕊的白色小碎花,娇嫩欲滴。

那是祥子的花道作品。

看着这精致的插花,心中泛起一阵不可思议的暖意。真奇妙,即使是姐姐在别处参加董事会的现在,也觉得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福沢祐巳这个新入社员闪电般被“莉莉安魔女”看上并成为其私人助理变成了集团的爆炸性新闻。当天中午,所有层级的员工都三五扎堆地议论,祥子也收到了其他董事们“关心“的询问。毕竟,这个位置虽然只有副课长的待遇,但因直接接触公司的秘密与核心人物而注定为小笠原派嫡系所担任。这个新人是何许人也?一时间,各个部门内涌现了许多自愿送文件到“魔女”办公室的人。

没多久,在公司各个角落潜伏的“情报贩子”、“包打听”和“中年主妇”的齐心协力下,《关于福沢祐巳的重要情报》被搜索归纳整理如下:

1. 女;
2. 二十三岁;
3. 莉莉安毕业;及
4. 其他不明。

这么丰富的情报,方便了众多 “名侦探”进行慎密的推理,其中有这么一段最为普罗大众所信服:

自幕府时代起,福沢家就是小笠原大名的家臣。虽在明治维新后,小笠原藩国被撤转为地主财阀,但两家一直维持着主仆关系。到了数代之后的今天,福沢家的女儿刚好晚小笠原本家的独女一年出生。为宣示福沢家永恒不变的忠诚,被送到了莉莉安追随家主的脚步。如今主仆二人情深意笃,相约在集团内延续明君贤臣的佳话,真是可喜可乐呀。

当传闻飞入祐巳耳中时,她只是一笑置之。这几年来,太多人好奇她和祥子的关系了。同事们如何想象,是他们的自由。自己只要努力辅助好祥子就可以了。

私人助理的工作,其实就是替祥子处理杂事,如安排日程表、撰写文书、在不同社交场合担当侍从角色等等。工作强度虽然远不如企划二课的大,但十分考验她的细心和耐性。幸亏祐巳已经为这个位置预备了四年,也很快就上手了。

当然,一开始还是会担心自己究竟做得好不好,但祥子适时地给予鼓励,“祐巳做得很好呢”“帮了大忙了”,渐渐地也重建了身为左膀右臂的信心。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转眼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刚刚结束的三月,是上一个财政年度的终结。现在全日本的企业界都在为年终总结的事情忙碌着。祥子也不例外,不仅董事会议更加频繁,各部门主管也常常出入祥子的办公室。少了社交活动和对外联络,助理的日子开始清闲起来。

“呼……”

祐巳轻舒一个懒腰。

这天,祥子一早就参加董事会,预计要下午三点才结束,因此一整天都没有安排别的活动。早上留下来的文件也很快被处理了。也就是说,她现在正难得地享受着“薪水小偷”的时间。

打发一下时间吧。发了一会呆,祐巳决定泡一杯红茶。

来到茶水间门外,她听见里面有人低声交谈,其中隐隐飘过“小笠原专务”这样的字句。祐巳停下了脚步。如果姐姐知道她偷听别人,一定会责备的。但此刻祐巳对祥子的好奇心战胜了对她的敬畏。于是她屏息静气靠近门边。

“…那就是不会继任了?”

“倒也不是,几位的意思,是让那一位完婚后就引退。”

“但听说婚约很久以前就解除了?”

“对那一位来说,还能有更适合的人选么?”

“她自己的意思呢?”

“这个嘛……”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密谈中的两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眼前的祐巳不禁吃了一惊。

“啊、日安,浅野前辈,大蒲前辈。”

镇定镇定、要表现得像平常一样。

“日安,福沢君。”

两人的神色都不太自然,胡乱和祐巳寒暄了两句就匆忙离开了。

“她听到了?”

“嘘,噤声。”

背后,走廊回荡着她们远去的窃窃私语。

到了下午四点,祥子还没有回来。把所有消遣方法都试遍的祐巳想起了隔壁的会客厅有日经财经频道的即时财经新闻。

去看看解闷吧,反正离秘书台只有十米远,要是有电话也可以立即赶回来。

电视里在播放全日交易回顾。

“……今天市场的第二个热点,小笠原百货在收市前半小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发表了公司将全额收购有名线上化妆品零售商G.Net的消息。”

祐巳的耳朵立即竖了起来。

“……并声称这是其所属集团融入新经济潮流的长远计划中第一步。消息刺激了小笠原百货株价尾盘大幅上扬,并带动小笠原系的其他公司株价。市场的其他零售业类股也被进一步关注。分析人士指出,G.Net的线上销售业务与小笠原百货的零售业务有非常强的互补性,未来将造好其业绩……”

那是自己曾参与的企划案。祐巳雀跃了。

那时候,因为上村课长说过这个企划案的规模很小,不值得炫耀就没有抱太大期望。没想到,竟得到如此重视。

太兴奋了,她把双手合拢捂紧了嘴,仿佛要掩盖可能随时冲口而出的喜悦。

电视里,新闻主播继续分析了株价如何在三个月前创下五年来的最低点后,经过盘整一举在今天创下十二个月的新高等等。

看着那条像火箭发射一般往上窜的曲线,情绪也节节高涨。她在内心反复丈量着那距离,又想着小笠原百货有多少株,那又代表了姐姐家族的财产增加了多少。

正在漫无边际地幻想时,背后突然响起祥子的声音。

“祐巳。”

她慌忙转过身子,只见姐姐站在会客室门外。

“我回来了。”

“您回来啦……”

“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要事吗?”祥子往办公室走去,无法看见她的表情。

“没什么事情。”赶紧跟在后面,祐巳担心着是不是自己开小差又让姐姐不高兴。

“那就好。”祥子关上办公室的门。

留在外面的祐巳心中有些许失落,姐姐的表现与她期盼的要冷淡许多。

她大概没有看到那新闻吧。这么安慰着自己,祐巳转身往茶水间走去。

开了这一天的会,一定是很渴了。

“我进来了。”

祐巳敲开祥子的门时,后者正在通电话。看见她就点了点头。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她挂上电话,转过来:

“祐巳,我要到社长那里一趟。”

“是。”

祥子拾起东西匆匆离开了,又剩下祐巳一个人呆立在原地。

手中的红茶上飘起一缕白色的薄纱,遮盖了原来琥珀般清澈的颜色。

姐姐可能去去就回来的。抱着这想法,祐巳老是往电梯间的方向看。

心中急于与祥子分享G.Net新闻的喜悦,还暗暗期盼看见祥子温柔的笑容,感受她的指尖滑过自己的头发,听她说“谢谢祐巳了”。

就这样坐立不安地等待。若此刻有别的同事经过,看见小笠原专务的专属助理在秘书台上,时而低头看表叹气,时而殷切地注视过道尽头,必然会觉得奇怪,进而怀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了吧?

然而,所有的等待都落空了。到了晚上六时,她收到祥子让她先回去的信息。

不甘心就此离开的祐巳,决定到食堂填饱肚子再说。

六十六楼的食堂里,祐巳三下两除二地扒着饭,把“莉莉安”的形象彻底扔到了一边。

幸而加班的同事不多。

“福沢君,我可以坐这吗?”

抬头一看,曾一起在企划二课共事的小岛刚端着膳食站在餐桌对面。

“当然可以,前辈。”

小岛坐下,开始进食。祐巳记挂着要快快完事回去,全然当对方作透明人。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直到祐巳收拾好食具要离开的时候,同桌才把她叫住:

“那、福沢君……”

“请问什么事,前辈?”

小岛刚不好意思地左右看了看,然后有些腼腆地看着祐巳:

“那个…最近工作还好吗?”

“还好。”

“这样啊……”那语气既不像是闲聊,也不像是放心。祐巳感觉对方还有什么要说。

“前辈为什么这么问呢?”

“实际上,最近有传闻…说小笠原专务在董事会上反对我们的方案。所以……”

“是吗…我不知道呢。”

“这样啊…那就好…”小岛笑了笑,旋又神情落寞地低下头吃饭。

装着满腹狐疑,祐巳回到了93楼。途中不禁回想起祥子与上村为了企划案争执的情形。

姐姐,这是真的吗?如果是,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真实的态度……

祥子回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后半。祐巳一看见她的身影就马上起立:

“您回来啦。”

声音有点紧张,有点不安。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她的心情变得很矛盾。究竟如何跟祥子说,自己想得到什么结果,都没有理出头绪。

“祐巳,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

“那是因为……”

看着欲言又止的祐巳,祥子不禁笑了。

“好了。请来一杯红茶。”

“是!”

看着她快步离去,祥子感到欣慰。

只要看到妹妹,就算自己多烦闷,多疲惫,都会立刻变得轻松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祐巳再次出现时,祥子正在浏览着今天积下的文件。其中绝大部分经过祐巳的处理,她只需简单地确认一下重点。妹妹很了解她的习惯,总会把文书中可能影响判断的内容标记出来,替她减少很多阅读量。

“您的红茶。”

祥子接过杯子,一阵清淡的芳香直扑面上。啜饮着,心绪自然就平静下来。那香、那味,用了四年的时间刻印在感官的每一个细胞里,全是温馨的回忆。

“还是祐巳的红茶好喝。”

祐巳垂下头:

“谢谢。”

祥子端详着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面会不时浮现有趣的表情。

隔了好一会儿,祐巳才鼓足勇气:

“那个、姐姐……今天恭喜了。”

“有什么好事吗?”

“嗯……那个收购G.NET的新闻。小笠原百货的株价,涨了好多呢……”

一刹那,祥子的笑容显得有点迟疑,但马上恢复了。是自己多疑吧?祐巳心中这么安慰着自己。

“是呢。这件事,也多亏了祐巳啊。祐巳来了以后,帮了好多忙。我的工作也轻松了不少,现在都比以前早下班了。”

“能帮姐姐的忙,我也很高兴的。”

祥子仿佛不经意地把话题转换了。虽然敏感地察觉到,但是得到姐姐的称赞,还是让祐巳稍稍开心。

看着面带笑容的祐巳,祥子感到愧疚。她明白妹妹高兴的原因,但是今天公布的消息,和此前的企划案,都只是集团为了刺激市场而做的宣传手段。

事实上,祖父两个月前因为身体不适已经搬入松平家的医院观察了。医生说他已经是肺癌晚期,这一次能挺过去的可能性不大,让家人做好心理准备。这件事,目前只有小笠原派系的几位董事知道。她又想起了刚才与父亲进餐时说过的话。

“祥子,我能理解你的不满。但是我仍然希望你在公开场合采取适当的立场。你也知道,集团现在有很多事要面对。管理层要是表现得分裂会影响士气的。”

当时,祥子表现出一个孝顺女儿应有的姿态答应了。

但是,看到祐巳单纯的为自己做事,为自己高兴,心中还是被刺痛。从小到大,她坚守着诚实、正直的信念,认识祐巳后,常以此勉励自己做好妹妹的榜样。但在公司这一年多,她所执着的东西就被迫一个接一个地放弃。如今只剩下这个妹妹,依然每天挂着莉莉安式的笑容围着自己转。

那是因为,她还信任我。

真的,不希望告诉祐巳这些内情。她会很失望的吧,辛辛苦苦赶出来的企划案,只是一个用来吸引市场注意,稳定株价的道具。如果让她知道了,会恨我吗?以后我所说的一切,都会被怀疑的吧……

祥子的思绪缓缓向着悲观的一面滑落,阴郁的表情在不知不觉中扩散着。

“姐姐?”

祐巳担心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世界里。她面带困惑地看着祐巳:

“怎么了?”

“姐姐您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啊。”

“您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祥子赶紧恢复了柔和的笑容,“我只是想,认识祐巳仿佛还是不久以前的事情,转眼两个人都工作了呢。时间过得好快,这么感叹着而已啊。”

“是吗?也对呢……四五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呢。”看见祥子回复了愉快的表情,祐巳也跟着笑了。

不错,我们都已成年,有许多事要学会独自面对……

“好了,不早了。回家吧。”

“工作已经做完了吗?”

“是的。祐巳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还是那样精神满满。

“祐巳,你先出去吧。我有东西要收拾一下。”

“好的。”

祐巳带上门的时候,心中还在疑惑着刚才祥子的变化。一定有什么事,她这么认为。但是,身为下属,有些事是不应该问的。

算了,还是等姐姐愿意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

祐巳在外面等了一会,祥子才出来。

“这个,我帮姐姐拿吧?”

看见她右手提着一个很大的购物袋,便要求代劳。

“不用了,很轻的。你看。”

祥子示范似地轻轻举了举袋子。

“请问是什么东西呢?”

“换洗的衣服。”

“可是,这几天姐姐经常往家里带东西呢?”

“是啊,外出活动比较多。电梯来了噢。”

又一次,话题被祥子中断了。祐巳感到心中有什么堵着,想说又说不出来。换一个话题吧,今天被拒绝的次数太多,也变得不自信了。

结果直到电梯到达大堂,祥子道别为止,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沉默。

坐上自己的车,祥子才把手上的负荷放下。揉着被勒得发麻的指关节,她向司机发出了回家的指令。

打开车顶的阅读灯,把厚厚的文书从购物袋中取出来。

《对小笠原不动产现有资产、债务评估,兼分析可行之重组策略》

今晚,又将是一个漫漫长夜。

====================
次回预告

祐巳:“师傅,请问在身处重雾中不可视敌,如何制胜?”
祥子:“此事不难。习武者,闻风辨形,听音知敌。纵一时不能视物,亦无碍。且待吾演示汝看。”
只见祥子以绢纱蔽双目,随手抄起信函一叠掷于空中,一时间,空中白纸如雪。但见祥子掣笔一跃,往来于空中如白鸽翻飞,手中毛笔如白蛇吐信。始时人笔共舞,后但见笔影不见人形。稍时,信函纷纷坠地,祥子收回功力,落于原位,曰:
“何如?”
祐巳赶前一看,所有信函均在右下角批一“阅”字,苍劲有力,大有王羲之之风。
祐:“师傅高强,徒儿景仰。敢问何以修炼至此?”
祥:“尔须先习心眼。心眼者,不用己目,以天地万物为目也。须得与天地同调,与万物共息。也罢,口说无用,汝当身习也。”
于是便让笨徒依葫芦画瓢,也用绢纱蒙眼。
祥:“然,汝先走两步看看。”
祐:“诺。”
祐巳依言前行,初时步履蹒跚,后健步如飞。练习正酣,忽听“啊”一声。
祐:“师傅救命,徒儿掉落坑中矣!”

次回,《迷雾》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