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四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 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章四 阴霾、雷霆、雨露
第二天,当上村南和祐巳准时推开祥子的门时,不约而同地感到了一阵扑面而来的寒意。办公室的主人笔直地坐在正对面,双手在桌上交叠,指尖前方一握的距离摆着那份企划案。由于背光,看不清她的表情,祐巳却直觉地认为祥子的双瞳此刻正闪耀着蓝色的雷光。

“咕噜”,她不觉咽了一口气。

旁边的上村南倒很平静,仿佛早已料到了祥子的反应一样。她朝祥子鞠了一躬:

“您好,专务。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请坐吧。”

“是。”

祐巳跟着课长坐下后,不安地看看祥子又看看课长。身为亲密的妹妹,她已不只一次感受过祥子发怒前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

祥子正眼不看祐巳,把焦点集中在上村南的身上。后者今天难得一身无可挑剔的职业打扮,摆出一副肃穆的神情端坐着,神情冷漠地直视正前方的窗户。视线虽然不在祥子身上,却是一副临战架势。看来是有备而来了。

双方都沉默了一会。

“上村课长。”祥子首先发出了严厉的信号。

“是。”上村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我今天早上已经看完了报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如此细致慎密的分析,实在是辛苦您了。”祥子顿了顿,但紧接着继续道,“但是,这份报告有些让我不解的地方,希望您能够阐明原因。那就是,为什么报告对本次收购的预测数字与公司所定方针有如此差距?”

“专务,这是二课所能提出最好的方案。”

“请您不要答非所问,课长。”祥子步步紧逼,“公司既定方针中所要求的回报率、债务融资比率、现金流和增长率统统被打了折扣。我问的是其中的理由。”

“恕我冒犯,专务。二课不敢僭越自身职责,但也必须根据事实和信念做出一份客观的报告。”

上村南这次是不会在压力下让步了。祥子不知是无奈还是苦恼般,叹了一口气,但紧接着重整攻势。

“既然课长这么说,我们还是就报告的内容讨论吧。”祥子翻开了企划案,“对于未来销售增长的预测,有效会员人数头五年平均增幅为12%,此后每年7~9%。”

“这是按照iResearch公司公布的《全日本网络普及及趋势统计分析报告》所做的最理想情况下的预测增长。

“人均消费额度增长均速为5~8%。”

“这是按照经济企划厅公布的最近五年个人消费者消费趋势数据、尼尔森公司提供的《网络消费发展与展望报告》以及被收购方提供的会员消费行为历史数据综合评价得出的较为乐观的估计。”

“这些数据来源都在企划案里仔细的阐述了,这点您做得很好。”

“谢谢。”

“可是,您的报告是否考虑了集团可能进行的一系列宣传促销政策?”

“再好的促销政策也必须考虑新入会员的接受程度以及消费者固有的行为方式。”上村南停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不论如何宣传,人一年只会擦一张脸,专务。”

祥子咬了咬下唇,这样的回答显然使她感到不快。

如果是对方挑衅,她决不会逃避。但这一次,二课罗列的数字合情合理,分析论据无懈可击,反倒是自己才像是在无理取闹。祥子心中暗暗不满着以父亲为首的董事局强行作出收购的决议,转而又觉得上村南一点都没有身为下属的自觉,让自己夹在两头受气。

看到姐姐咬着银牙,一对柳叶黛眉微颦的模样,祐巳那张经过一夜休整好不容易回复了一点血色的脸,霎时又转苍白。她的右手不自觉地紧紧捏住套裙的一角。

这时,祥子偷偷瞄了她一眼。

不能让祐巳为我担心……要忍耐……

沉默了数秒,她继续道:

“再说年度净利益吧。请说说,在销售增长较快的情况下为什么仅增长6%?”

“正如您刚才所说,网路零售商是必须靠大量宣传和投入的。请您参考Amazon、eBay和OnGen这些公司,在创业初期为了推广和扩张,都经历了一段严重的亏损期。我们接手初期就出现增长,已经是很乐观了。”

这边上村南乘着势头理直气壮地扩大战果,倒像要一吐自己以前受过的闷气。

“这些困难我自然知道,难道不能通过大家上下齐心解决吗?”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认为专务不妨再把目标定远大点。”

祥子拿报告的手不禁用力攥了攥,捏得纸张咯吱作响,指甲前端的粉红也褪成了白色。

“再说融资手段吧。”按奈着心脏激烈的鼓动,她告诫自己不得意气用事,“本次收购计划计划借贷80%,这是底线。难道也有什么必须减少的理由吗?”

“有。按照概率分析,负债率为70%以上时,项目很可能导致15~30%的损失。为了集团利益,60%的负债率是比较稳妥的。”

“提高负债,可以使资金早日回收,不是更为有利吗?”

“那是最乐观的想法,请综合不利因素考虑。”上村南顿了顿,“专务,冒昧地问一句,集团不是有很多现金吗?为什么这么执着这种小项目的贷款?”

“请课长不要管自身职责以外的事情。管理层自有想法。”

“正因为管理层并没有履行自身的职责,才提出了这么冒险的收购案。专务刚才提了这些方面。说实在,如果您认为二课的方案不合格,我愿意收回,并向董事局提出拒绝收购的建议。”

“董事局没有履行职责?那课长是否有更好的方案?”

“方案的话,还有很多啊。比如说,集团不是有很多亏钱的百货大楼吗?选几栋卖掉不就可以凑够钱了吧?”

祥子一瞬被噎住,但很快又反应过来。只见她站起身,双手撑桌面俯视着对手:

“课长,您适才所说严重超出了公司赋予您的权责范围。请注意您的态度。”

上村南也站起来,

“专务,我认为董事局对二课不公平。从一开始这些要求就根本不可能达成。我希望您能聆听我们的抗议。”

祐巳惊惶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全然不知裙角已被手汗沾湿了一大片。她几欲站出来让她们不要争吵,但眼前完全没有让她插话的立场和机会。

怎么办?说、不说、说、不说……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祥子的声音又高昂起来:

“抗议?课长您觉得自己已经尽到自身的责任了吗?”她举起手中的报告,“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报告头一百页里我就发现了五十多个错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您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吗?在指责别人前,请先反省……”

“对不起!”

一把声音突然把祥子打断。争执中的两人惊讶地扭过头,只见祐巳已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双手按裙,深深地弯着腰。

“对不起,专务。文本校对是我担当的!请您不要责怪课长。”

祥子愣住了。妹妹是在袒护着上村南,她心中顿时涌起一阵酸楚:

“指导并检查你的工作是课长的职责。即使是你犯错,也应该由直辖上司来承担责任。另外,在上司谈话的时候,没有被征求意见就不要随便插话,这是基本礼仪。以后请注意。”

“可是,课长为了赶报告已经几晚没睡好……不可能再分心……”

“所以就可以马马虎虎了?”

“不是的!……我只是……也请专务考虑一下课长的难处……”

“这么说,这倒是我的错了?我就不会考虑她的难处,就喜欢无理取闹?你也跟她一样,认为我在故意刁难二课?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就是那种年纪轻轻就靠着家族获取地位,什么都不懂,任性地乱发大小姐脾气的人,是吗?”

说到最后,祥子的声音有点沙哑。一股温热湿润了眼眶。她赶忙把头别过一边,转身背对着祐巳。

“对不起,课长。我有点激动了。”

上村南从刚才起就呆看着两人,好容易才回过神来,

“啊…不,没…什么。”

她再看看祐巳,发现她深深低着头,眼角处还有晶莹的水迹。

“课长。”

前方,响起祥子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无力,如果不是对方刚才与自己激烈争执,上村南会以为她的上司生病了。

“请把企划案再修正一次。拜托了。”

仓忙中二课课长行了一个很别扭的礼,收拾起桌上散乱的文件。

“走吧。”

她拉起还呆立在原地的祐巳的手,离开了祥子的办公室。

上村南和祐巳走后,祥子站在窗边,怔怔地看着外面。那个视野,如此的高,如此的宽阔,让所有在银座闹市行走的人们显得渺小和遥远。蓦的,在她模糊的视野里,有一只苍鹰掠过。心绪追随着那个形单影只的身姿,看着它孤零零地盘旋在重重压着东京都的阴云之下,身旁唯有凛冽的寒风作伴。

从祥子的办公室出来,上村南直接把祐巳打发回了二课,自己乘了另外一台电梯。

“我要去吹吹风。”

面对祐巳满脸困惑的询问,她只扔下了这么一句话。

又过了半小时,二课的座机接到了上村南的电话:

“到天台来。”

祐巳刚来得及在喉咙里发出半个“啊”字,就被挂断了。不敢怠慢,她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

与富丽堂皇的办公楼层不一样,天台是一个煞风景的地方。四周被三个人高的灰白色水泥墙围得严严密密的,活像监狱里面给犯人放风的小院落,没有吹动头发的风,也没有旷目无垠的混凝土森林景色。

祐巳四下张望,终于在两个天蓝色锈迹斑斑的储水罐之间看见了上村南,赶紧跑过轰鸣着的电机房到她的身旁。

“课长?”

上村南交叉抱着两臂,懒散地歪倚在灰白的水泥墙上,并以此为枕把脸稍稍仰向天空,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听见祐巳的声音她才睁开眼睛。

祐巳见她向自己点了点头,便顺从地向前走了一步,没想到立刻被对方抓着衣领甩到墙上。

“课、课长!?”

“把你的钱都拿出来。”

“呃?”

震惊之下祐巳不能分辨对方是不是认真的。

“这么说是开玩笑的。”

“呼……”像是放心似地舒了一口气,但上村南并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你跟小笠原专务是什么关系?”配合着这气势,她右脚蹬在祐巳腰边的墙上,然后用肘撑着右膝,把身体向前压到距离祐巳很近的地方。

“诶!?”祐巳不由自主地缩起身子,双手紧握护着胸口,像是要防止实话一下从心中蹦出来。

“我就猜到是你。说吧,你跟专务之间发生过什么?”上村南得意地眯起双目,嘴角扬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不、不是的!我只是和专务在同一所大学……见过几次而已……我们并不认识呀……真的。”

“别装傻。你才来第二天,她就亲自来探班。我们二课可是失格员工收容所,最好永远别在上头面前出现。我就奇怪是什么风把她吹来了。还有上次,她批评我的穿着,以前可是一声没吭过。不是因为你在又是什么?刚刚,她又跟你说了那些话。”

“可、可是……”祐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忙想着抵赖,但情急之下只能把嘴巴像金鱼般一张一合地,仿佛得了急性失语症。

“别挣扎了,小福沢。”上村南一手把她低垂至胸的下颚抬起来,逼视她的双眼。

“你的脸已经承认了,剩下的就让嘴巴来完成吧。说吧,说出来就轻松了。”

祐巳不敢直面上村的目光,但自己的脸又无法动弹,只好把眼珠子来回地转。她的课长倒是不着急,悠然地欣赏着那张娃娃脸上一瞬数变的表情。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祐巳举起了白旗。

“……她是我的‘姐姐’。”

然后,支支吾吾地把莉莉安的“姐妹”制度,自己和祥子的关系简略地说了。

“原来如此……”

上村松开她,站直了身子。

“我明白了。”上村略又沉思了一会儿,“福沢,企划案就交给你了,现在由你全权担当。”

“呃?!”

“我真是笨啊。平白去煽什么风点什么火…摆自己上桌…”上村挠挠头发,转身走人。

“课长!?我……”

“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宫崎。星期一交功课。就这么多。”

“可是!……”急得抬脚就要追。

“别跟着我!看见你就烦!”

祐巳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上村的身影消失在通往楼梯的门后。

上村课长虽然扔下祐巳走了,但在回家前还是把事情的大概通知了宫崎末次。后者忙忙赶回公司,陪着祐巳按董事局的要求修改报告的数字。两人就这样忙了整个周末,终于赶在星期一完成了最终稿。

祐巳拿着报告给上村课长检查时,后者看也没看就在封面上签了名。

“拿走。”把笔一扔,上村继续她的电子游戏。

“请问,课长什么时候上去交报告?”

“你自己去。”

祐巳不知道怎么回答,站着不动。

“没听到吗?你、自、己、写、的、东、西、自、己、去、说。”

上村大声重复了一次,引得其他同事都往这边看着。

“去吧。”

宫崎过来拍了拍祐巳的肩膀。

“专务。企划二课的福沢祐巳请求会见。”

祐巳在秘书台前紧张地等待,一边想着怎么面对祥子。

上次莽莽撞撞地插嘴,结果让姐姐生气了。不知道是否还在气头上。不管怎么说,也要先道歉才行……

“是的,只有她一个人……明白了。”秘书放下了电话,“福沢小姐,专务请您进去。”

打开门,祥子一看见祐巳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跟前。

“啊、那…那个。”祐巳一下结巴了,叫什么呢?姐姐?专务?

“按平常就好了。”祥子的语调半带焦急半带催促。

“姐姐。”

祥子拉起她。

“过来吧。”

两人来到办公桌前面,在留给客人的座位上对面坐下。

姐妹之间,没有任何障碍。

“…啊、这个…是二课的企划书。”

祥子接过来翻了翻,看见具体结构虽然没有变,但分析数据已经按照董事会的要求进行了改动,结论也符合了既定方针。

“谢谢,祐巳,真是辛苦你了。”

她轻轻握住了祐巳的手。

“对不起,姐姐……我又惹您生气了……上次……”

“不是的,该道歉的是我。明知你们工作得那么辛苦,我还一再提无理的要求,发脾气。真是对不起……只是,我也有一些难处,希望祐巳一定要谅解啊。”

“嗯……”

祥子轻扶祐巳的双肩,然后用手指缓缓地勾画着衣领的轮廓。

觉得脸颊微微发烫,做妹妹的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一边感受着姐姐的指尖轻柔地走过颈线时那种舒心的微痒,心中祈愿着时间能够就此停顿。

“祐巳…”沉默了一会,祥子突然提起精神开口了,祐巳抬起头看着她。

那双深邃的眼珠永远有一种将她的灵魂吸进去的魔力。

“…你…愿意做我的秘书吗?”

“诶?”要求来得太突然,祐巳不知道是该表示惊还是喜。

“我仔细想过了,现在这样子对我们…不太好。所以我想邀请你做我的私人助理,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当然,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会变的。”

祐巳明白祥子的意思。自从莉莉安高等部毕业以后,祥子就不再是她的姐姐,但如同许多毕业生一样,那种在一年多的学校生活里朝夕相对而形成的,维系在两人之间,互相关心和信任的羁绊,将在未来遥远的人生旅途中延续下去。姐与妹,一生互为依靠的承诺。

“…我愿意…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的话,请让我成为姐姐的助理吧。”

“真的!太好了!”祥子的脸上洋溢出纯朴的高兴,一瞬把祐巳看恍惚了。

要是每天都能看见姐姐这么美丽的笑颜,圣母玛丽亚,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祐巳默默许下了诺言。

“那,我回去和课长说一下吧。”

听到这句话,祥子的表情又转黯淡。

“祐巳要征求上村课长的意见吗?”

“呃?不是啊,礼貌上也要通知她一下,这么做不对吗?”

“嗯、啊……”

祐巳仿佛察觉到什么,把身子稍稍靠近姐姐,捕捉着她的眼神。

“难道…姐姐您在吃课长的醋?”

祥子吓得往后退了一点。

“祐巳!…别乱说。我怎么……”

祥子本能地想否认,却在开口前看见妹妹水灵灵的眼珠里闪耀着狡谲的光芒。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再怎么否认都是徒劳的。

虽然极力控制着面部每一条神经,仍无法阻止一片赤霞悄然飘上脸颊。祐巳的视线变得如此灼目,直看得她浑身是热,无奈祥子只好把目光转向窗外。

湛蓝的天幕远远地向地平线延伸,空中点缀着两三朵棉球大小的白云,完全无碍阳光惬意挥洒,将地上的一切罩上耀眼的光环。

一切都在预告着春天的到来,树木即将长出新芽。

==========================

次回预告

祐巳:“姐姐,今天就是您的私人助理了。”
祥子:“嗯。”
祐:“我又是姐姐的妹妹吧?”
祥:“嗯。”
祐:“那我就是小笠原专务的花蕾,法语叫什么呢?”
祥:“Directrice D’Ogasawara en bouton.”
祐:“那姐姐是社长的女儿吧?”
祥:“那我就是社长的花蕾啊。”
祐:“那我就是社长花蕾的妹妹?”
祥:“是的,那就是CEO en bouton petite soeur。”
祐:“社长是会长的儿子,那就是会长的花蕾了,姐姐就是会长花蕾的女儿?”
祥:“那我就是La fille du President en bouton。”
祐:“那我就是La petite souer de la fille du President en bouton?”
R:“这个头衔越来越长了,上个月买的文稿纸又不够用了……”

次回、《萌芽》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