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二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 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章二 同一屋檐下

职业人生的第二天,祐巳比规定时间提早了十五分钟来到了公司。在高等部一年级的时候,姐姐经常提醒她,作为一年级生要比约定时间早一刻钟到达并做好准备工作。由于她一直紧记着祥子的每一条教诲,因此也形成了不少好习惯。

作为新人,要负责应门和接发资料等杂务,因此祐巳选择了最靠近门口的座位。安顿好以后,才发现自己虽说要做准备,但因为不知道本课的工作内容和要求而无从下手。思量了好一阵,决定为大家准备咖啡。毕竟像她那样喜欢红茶的白领是少数。

“早安,福沢君这么早就到了呀。”

正当祐巳洗着杯子的时候,背后响起了宫崎爽朗的男中音。

“早上好,宫崎前辈。今天很早呢。”

“是啊,还以为自己是第一名呢,看来这个记录要被福沢君打破了。”

“哈哈……”

看来宫崎提早五分钟进办公室是习惯了。

“哦,办公室整洁了许多嘛。这都是福沢君一个人做的?”

“对不起。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不在,结果自作主张给收拾了。”

“好久不见整洁的办公室了,进来的一瞬间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其后陆续到达的同事们都称赞了祐巳的劳动成果一番。

出乎意料的是,上村南课长是最后一个进门的,整整迟到五分钟。前脚刚进门,她面带错愕环视了一下办公室。赶紧把身子朝后倾斜到门外,扭头确认二课的门牌。

好像没有错。

上村南不作一声,木着脸走到自己的位置。刚坐下,立刻就看见她拉开这个抽屉,打开那个柜子,仿佛想看看自己的东西是否都还在。待她抬起头来,祐巳站在她的跟前,把一杯热咖啡端到她的面前,

“给,这是课长您的咖啡。”

上村南怔怔地看着那个貌似新买的旧杯子,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谢谢你。”

并给了祐巳一个微笑,持续的时间短暂得犹如在树上跳跃的松鼠那般突然出现,然后又迅速隐没在刚硬的丛林里一样。再者,说是微笑,充其量也不过是把嘴角往左右拉开了那么一点点而已。但祐巳也不在意,鞠了一躬以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咳咳。”也许是自觉气氛有点尴尬,上村南咳嗽了一下,“好了,先开始早会吧。宫崎,小笠原专务要求的ERP整合方案的进度怎么样了?”

宫崎站了起来,开始了他的汇报。与其说是汇报,倒不如说是宫崎在主持整个早会。从说明各项进度具体实施情况,对之前的工作失误进行反省,交代今天的各项工作目标,到安排相应的人手和担当都是宫崎一口气说完。上村南课长从头到尾都是目光呆滞地看着方阵中央某处,左手托着腮帮,右手转着铅笔,不时在嗓门里说 “嗯”“好”而已。

“……以上。请问课长有事项需要补充吗?”

“没有……吧。福沢,你今天帮忙把初稿校对一下。”

“是。”祐巳赶紧站起来。

“东西在这里。”上村南拍了拍身旁一叠厚约十公分的印刷纸,“小岛君会告诉你具体方法的。”

祐巳抱着那沉沉的初稿回到座位时,邻座的小岛刚凑过来悄悄说:

“福沢君真令人羡慕哪,我替人倒了一个星期的水,才给碰真东西呢……”

“哈……”祐巳一时想不到措辞合适的回答,只得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冒头冒得快,究竟是好还是坏呢?对于现在的祐巳而言,答案尚未明朗。

对稿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除了检查错别字外,还要对数字的准确性进行核实,并检查文体格式的一致性。由于阅读者是对细节格外执着的“莉莉安魔女”,因此无需上村南再三提醒早已对此深有体会的祐巳付出了双倍的精力。等宫崎说“去吃饭吧”的时候,她才看了八十多页,十分之一都不到。

才刚开始而已,不急不急,慢慢来。

吃饭的时候,祐巳坐在餐桌最靠外的位置,一边揉着酸痛的脖子一边反省着上午的工作,全然没有察觉到四周的变化。

“哟,这位就是二课的新人呀。”

被身边的声音吓到,猛然抬起头才发现身旁站着一位约三十后半的男人,身后分两列整齐地跟着十来名男女。第一印象,就像是电视新闻里面东京地署的检查官突入金融集团搜查贿赂证据时的阵势。如果说二课由于上村南的影响穿着普遍比较随意,那么这一队列就可与日本首相出席外交场合时的那个保镖阵媲美。不论男女士全部都是白衬衣上套纯黑套装。区别是男士穿烫的笔直的长裤盖着铮亮的皮鞋;女士是平整的及膝西装短裙配肉色丝袜黑皮鞋,化着淡雅的妆。唯一与送殡的队列不同的是,是男士们脖子上不同花纹的深色而不是纯黑的领带和女士们胸前五颜六色光彩夺目的小饰件。说实在,这队人更像是打扮得一本正经的祐巳的同事。

“这位是企划一课的鹈沢课长。”旁边的小岛刚用脚轻轻地碰了碰祐巳,悄悄地道。

“失礼了!”祐巳赶紧站了起来,向对方45度鞠躬。“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昨天才进公司的新人,福沢祐巳。”

“都说二课来了位非常可爱的美少女,可见传言不虚啊!我是同部门一课课长,鹈沢勇一郎。日后互相关照吧。”鹈沢客套了一下,然后把话锋一转,“上村课长,我觉得这么优秀的人才放在二课实在可惜啊,您是否愿意割爱把福沢君转到我们一课?”

这个人的话中混着一丝让人不快的揶揄味道。

“鹈沢课长总是第一时间掌握公司的女人的情报嘛。”上村南大咧咧地把右脚在左膝上搁着,一边回嘴一边咕噜咕噜地喝着味增汤,还不忘扒两口饭,“一课整天打听这些,正经事没关系吗?”

“哼。”鹈沢从鼻子里重重地嗤一声,“福沢君,你要是厌烦了二课那些无用功,我们随时欢迎你到一课来。我们负责的都是集团的大项目,你能很快学习到小笠原的精髓的。”

“是,谢谢您的关心。目前我对二课很满意。”

鹈沢没有再说什么,领着他的队列找了一个距离较远的地方坐下了。

“切,好色的中年大叔。”等他们走远了,上村南朝着那背影啐了一口。其他人心情复杂地低着头吃饭。祐巳大气不敢出,只好悄悄地向小岛打听才大致了解了一些情报。

小笠原集团虽然是被小笠原家族掌控,但因为与政界商界的各利益集团关系密切,在相互交叉持股的体制下,集团内部也有为其他势力服务的派别。人数最多的一派自然是效忠于小笠原会长的。以帝都劝业银行集团为首的金融界安插进来的两名专务以及手下的势力人数则少很多,不过却集中在关键部门。其他政界什么的也有那么一两个代言人或眼线之类。

“说起来还听说专营证券和保险业务的柏木财阀也在公司里面派驻了代表呢。不过这也只是流言而已。”

祐巳听到“柏木”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稍微紧张了一下。

“那新专务是属于哪一派呢?”

小岛有点奇怪地看着她。理所当然是小笠原本家派的吧,他的表情仿佛这样说着。

总之,企划一课是纯正的本家派,历任企划部部长都是从那里一届一届升任顶替的。由于在会长和社长面前吃得开,将比较轻松又体面的企划案安排给一课已是不成文惯例。与此相反,二课的前任课长为了待遇问题曾和部长激烈冲突并闹得很大,结果被调任到一个小规模的子公司任职。二课自那时起一直被压着,负责吃力不讨好的企划案不说,还被视为摆放异类的地方,一直无法在核心事务中发挥作用。

好像上村南课长也是因为推行比较激进的方案和公司的高层争执而被调任二课接替空缺的。

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也有着不同的打算,这就是公司政治啊。在山百合会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红白黄三家为了掌控权力而互相倾轧的事情,大家互相帮助,相亲相爱。成人的世界是这么复杂,姐姐是否也跟着改变了呢?

下午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经历了食堂那一幕而变得纤细的祐巳,总是不由自主地去留意上村南的每一句牢骚话,结果提心吊胆地熬到了晚上。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七点的时候,大家在宫崎的号召下去食堂吃了“残业餐”(残业即加班之意),风卷残云似的在七点半解决战斗后又开始工作。

时间悄然从身边流逝。完全被校稿工作吞噬的祐巳突然被旁边小岛刚的激烈动作惊醒了。迷惑地抬起头,对面的人好像站了起来。再看看周围,才发现所有的同事都站立在各自的座位前,挺直了腰板,双手紧贴大腿,正面对着门口。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疑惑地扭过头,祐巳看见了门口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姐姐……!!!

浑身打了个激灵,她赶忙跳了起来。“啪嚓”一声,椅子被摔在地上。

好丢人……

一股热潮涌上她的脸,不用说应该是很红了吧。祐巳不由自主缩起脖子低下头呆站着。

上村南快步趋前,向祥子一个标准的三十度鞠躬。

“晚上好,专务。不知您光临有失远迎了。请问有什么吩咐?”

“深夜突然造访打扰了,请大家就座吧。”

身边的同事都整齐地坐下了,只有祐巳一人在扶椅子。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项。只是得知大家为了集团的ERP整合方案努力到很晚,在下班时顺便来看望一下。大家辛苦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又站起来向祥子鞠躬。

“这是份内的事,专务言重了。”上村南代表二课作了回答。

“打扰各位的工作那么久,我也该走了。”祥子转过身,再次把办公室环视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最靠近门口的祐巳身上,“不要太晚回家啊,要注意身体,别让家人担心。”

祥子的最后那句话,是用一种柔软而关切的语调说出来的,像是说给大家听,又像是说给祐巳一个人听。一瞬、一股温热流过祐巳心头。当她还在细细回味中,祥子已经离开了房间。

“不必远送了。”

就在上村南准备快步跟上时,从走廊飘来祥子的声音。

昨天晚上,也是这个时候,姐姐才下班的……祐巳又想起昨夜和祥子相遇的一幕幕。

那是在电梯门开了以后……

“祐巳!?”

“姐、姐姐!?”

在因为一时错愕而愣在原地的两人间,电梯门等了一小会儿又缓缓关上了。祐巳急得把公文包塞进去挡门,祥子则慌忙去按电梯的按钮。

“别光站着,快进来。”

“是。”祐巳快步跨进电梯间,在祥子旁边靠后一点的地方站好。不知是因为空间狭小,还是因为身旁的人,她感到有点压抑。

“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你究竟在公司里干什么?”祥子一口气问了她几个问题。

“那、那个,我是今天刚刚才进公司的。被安排到了企划部二课。因为刚刚才把工作做完,所以……对不起,姐姐,一直瞒着您……”

“唉……”祥子无奈地用手捂着额头,“你呀,一直都不让我省心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先不说了,我送你回家吧。”

电梯已快到大堂。

“啊,我自己有车。在地库里。”

“真是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问个清楚不是吗。一会你在车里给我好好交代才行。”

“可是,姐姐,我们这样一起上您的车被别人看到似乎……”

“没关系,把车叫到地库就好了。”

看来审问是逃不过的了,祐巳在心中叹着气,跟着祥子走出了电梯。

加长版凌志(雷克萨斯)很快就到了,祐巳被祥子拖进了后座。

“去福沢家。”

“啊,我在外面租了公寓,地址是这个……”

祐巳为了上班方便,一个星期之前才搬进了一栋距离公司只有十五分钟车程的高级单身公寓里面。司机拿到地址后,把连接驾驶座和后车厢的唯一一扇窗口关上了。这私密的空间里,只有她和祥子两人,祐巳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祐巳。”

“是、是!”

“别慌里慌张的。”祥子转过身来对着她,“真是,都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一惊一乍的呢?请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吧。”

祐巳自知逃不过,进行了一次深度肺部扩张后,开始交代犯罪事实。从什么时候怎么面试,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种种,反正脑子里七上八下的,只好想到哪块就说哪块,管不得流畅不流畅了。当最后说到自己想为姐姐的事业尽一点力的时候,她的脸上已是热辣辣的。

幸好车外橘黄色的路灯不太明亮,姐姐应该没有发觉自己的窘态吧?

同样不知道祥子是什么表情的祐巳暗自庆幸着。

祥子默默地听完了事实陈述后,过了一阵子才叹了叹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像今天这样,我还没有心理准备,你就突然出现在跟前,你让我究竟怎么反应才好?”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如何找机会跟您说。就当是一个惊喜吧,算是吧……”

“你呀……”

“姐姐,我还是做错了吗?还是不该来小笠原集团给您添麻烦吗?对不起……”

“才不是呢。让我困扰的,不是你来这里工作,而是你总是背地里做一些事情,然后让我来承担那个后果。以后像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可以自作主张。不管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只要你跟我说清楚了,我就不会生你的气,知道了吗?”

“嗯……”

不管怎么说,祥子没有生祐巳的气。光是这一点就让后者安心不少。

沉默一时支配了车里的空间。当祐巳鼓起勇气准备再拾话头时,抢在她前面,扬声器里传来了司机的声音。

“小姐,福沢小姐的住所到了。”

这么快。在祐巳全然享受着与祥子独处的感觉时,不知不觉又到了分别的中转站。

“谢谢您特地送我回家,姐姐。再见。”

下了车,祐巳站在人行道上朝车内鞠躬道别。

“祐巳。”

祥子一手扶着后座椅背,把身子前倾到可以让她通过车门看见祐巳的脸的地方。四目相接。

“你能来到我家的公司帮我的忙,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这份心意。晚安。”

“晚安,姐姐。”

无论何时,姐姐的声音都让自己感到温暖。当祐巳呆呆地看着祥子的车子离去时,心里面不禁这么想着。

呆呆地……

“福沢!”

“啊,是,课长!”

“你在干什么!一副花痴的表情。赶紧干活,今天争取12点半回家!”

“诶~~~!”

“有时间吃惊还不抓紧!”

“是!”

虽然夜已深,但祐巳还是精力十足地回应着上村南的命令。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引起了错觉?总觉得大家像自己一样挂着禁不住的笑容,两颊透着红光,卖力地工作着。姐姐,真的和你在同一栋大厦里工作了,以后也一定会有很多开心的事吧?

============================================

次回预告

祥子:“祐巳,头上怎么长了包?”
祐巳:“今天进大楼时没有看见玻璃门撞的。”
祥:“怎么这么冒失呢?”
祐:“人家看见姐姐在前面走,心急着想追上去嘛。”
祥:“下次把门换成纸糊的好了。”
祐:“为什么?”
祥:“方便让你撞破呀。”
祐:“为什么非得让我撞破呢?”
祥:“我也不知道……监督,你知道吗?”
R:“……”

次回、《窗户纸、隐形墙》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