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六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六 迷雾

第二天,祥子早早就到了公司。在这清晨时分,空荡荡的大堂里只有她的高跟鞋与地板的撞击时发出的“咯、咯”声在回响。

凌晨天色尚未泛白时,她就醒了。昨夜读了报告后辗侧难眠,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得太晚错过了平常入睡的钟点,另外自己总是记挂着报告中罗列的那些可怕的数字,整晚都睡不得安稳。在半睡半醒的昏沉中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还是阴暗一片。再也睡不着的祥子,心想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做,干脆回公司准备上午的会议。

早上七时半,距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这点时间总不能浪费。于是,自律的她开始寻找东西批阅。但左右翻遍却没见着一份过夜文书,这在祐巳没来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再打开笔记本电脑,需回复的电邮,被祐巳过滤后也没多少了。剩下的两三件没被处理的,都是昨夜从海外发来,用英语和法语书写的邮件。外语可不是妹妹的强项。

回信才花费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岂不是白白起早了?

祥子自嘲似的笑笑,起身离开了座位。在自己不知不觉中,祐巳已经成长为可以依赖的臂膀。

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祥子的目光落在祐巳的秘书台上,脑中浮想着后者平日忙碌地看文件,接电话的模样。

好吧,我也为她做点什么吧。

祥子转身向茶水间走去。

擦桌子,整理书件,排日程表。对了,插花也是时候换新的。原来,工作也不全部是压力,也可以是快乐。

待她满意地把最后一枝小白菊插于马蹄莲后侧,凝神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时,才觉察到身边有人。扭头看去,十步开外的地方站着父亲的秘书。

“请问有事么,长谷川小姐?”

“啊。”对方像是被吓了一跳,“失礼了,社长请专务到办公室去一趟。”

“知道了。请转告社长,我立刻就过去。”

“那我先行告退了。”

长谷川鞠了一躬。离开时,心中还在想着祥子以前从未向她展现的一面。

那位冰山公主原来也能露出那么明朗的表情。

“早安,父亲。”

换上一贯的脸孔,祥子向父亲小笠原融道了问候。坐在父亲的对面,中间隔着巨大的办公桌。她不喜欢在这种场合与父亲交谈,两者间仿佛隔着一道比那桌面还宽许多的鸿沟,让彼此的想法无法交流。

对祥子的问候,融只是淡淡地点头。

“昨晚没睡好吧?”

“还可以。”

“报告你都看了,有什么看法没有?”

祥子的脸一瞬被阴云笼罩。

“如果情况真的像报告所述,那么,在两年之内小笠原不动产就要面临被清算的命运。”看看父亲没有表态,她谨慎地继续,“另外,对集团其他业务也有不可估量的影响。”

“报告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的。”融无所谓似的,仿佛在说着别家的事,“现在敢说实话的人不太多啊。你爷爷这些年也有点力不从心,很多事情管得没那么细了。董事局嘛,里面大部分都是老人家了,对现在的一些新物事又不太懂。好几次都是糊里糊涂地由着营业部那帮后生乱来。”

“我们是否要对外发布这个消息?”

“不。”

“为什么?”

祥子顿觉一股血气冲上心头。但深知情绪不能解决问题,因而保持着克制。

“有两个理由。第一、你爷爷的事也就在这一两个月了,我希望他能毫无牵挂地走。我想这你也是同意的。第二、我们正在寻找可靠的合作伙伴来挽救不动产公司,晚一点公布可以让我们争取到更多筹码和谈判空间。再者,帝都劝业银行也贷了不少款给这边。如果过早公布,会给对方的信誉造成负面影响。这点上面我们不可以太自私。当然,如果合作谈判成功以后顺道一起公布出去,那这些问题都不在话下。”

理由冠冕堂皇,祥子一时也无从抗辩。

“但是,上年度的决算案怎么办?那部分损失,大概是要纳入去年的损益里面的,对吗?”

“嗯。让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这个时候融才稍稍严肃一点,“祥子,你今天原定会参加不动产公司的董事碰头会吧?”

“是的。”在祐巳安排的日程表上,那是早上十点的事情。

“这个会议取消了。”

“诶?”

“是的。在官方记录上,这个会议已经被取消了。现在长谷川秘书正在发书面通知给相关的与会者。当然,你也会收到一份。”融慢慢踱步到窗边,“今天,总公司和不动产的董事,包括两名最高财务责任者会在富士山脚下的小笠原别庄中碰面。这是一次纯粹私人性质的社交活动。”

“你呢,就负责组织百货公司110周年店庆的活动,今天到会场那里去吧。”

父亲的用意很明白,而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也不难推测。

“但是,监察法人(*)那边……”

“这倒不用担心。中央赤山与我们的合作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真的这么简单吗。这可不是几十亿日元的小事,而是数千亿日元的当期损失,还有现时不能评估的后期影响,别人是否甘愿为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

祥子究竟没有说出心中的忧虑。

“那么,关于合作伙伴,请问现在都有哪几家呢?”

试探着问,但祥子心中已隐隐得出了答案。一个她期盼被否定的答案。

“现在只能说,我们和好几个大财团都有秘密接触过。不过,大家还是比较倾向于柏木财阀。”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前,祐巳正坐在秘书台前整理着早上收到的文件。

“平安,姐姐。”

“平安,祐巳。”

交换了莉莉安的问候语后,祥子想了想。“祐巳,请把今天原定的活动全部取消,改为筹备百货公司110周年店庆。”

“好的。”祐巳边回答边在笔记本上写着,“110周年,好长的历史呢。”

是啊,这个历史,别在今年就终结了……祥子心中泛起一阵伤感。

“另外,询问一下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十点钟有空没有,我想邀请他上来讨论一下具体事项。”

“是。”

企划一课课长鹈沢勇一郎在十点钟带着漂亮的助理来的时候,呲牙咧嘴地满脸挂笑。还像一个老熟人般亲热地向祐巳问好。

那个人一遇到上司时,那副嘴脸就会冒出中年男人在电车里吃女人豆腐时特有的红光。还有那种猥亵的笑容,一只蟑螂爬进皱纹里都会被夹死。祐巳联想起上村南课长对同僚的辛辣评价,忍着笑意把他们领进了祥子的办公室。

过了好一阵,门再次被打开时,她惊讶地看见刚才那张红润的脸变成了猪肝色,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水珠,肌肉往下拉着折成般若(**)的模样。走得那么匆忙,经过身边时连道别都没说。乍见他驼着背快步疾走的侧影,祐巳竟有对方老了十岁的错觉。

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莉莉安魔女”真不是白叫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的门又开了。

“祐巳,手上有什么工作吗?”

“还有几张问候卡片要发出去,其他没什么了。”

“有空的话,陪我到楼下的总店走走吧?”

虽然不知道祥子为何突然提出与自己同行,但祐巳还是愉快地答应了。

总之有姐姐在身边就好。

乘电梯到了十楼,小笠原百货的行政区域,祥子两人就直奔总店长丹羽信隆的办公室。简单打过招呼,马上开始和对方商量操办店庆的细节。一边谈,一边还不断让企划一课的职员下来当面汇报。一时间,拿着店庆赠物样板、宣传单张、各式活动的企划文书等等物品的一课职员不住地进进出出总店长办公室,很快就把那里堆得像个杂物房。

时间过得飞快,祥子坐在店长的对面没离开过。手边的红茶才喝了半杯,就搁在一旁,已是冰凉冰凉的。祐巳本来要换新茶,但一直忙里忙外,却也把这事给忘了个干净。

这股狂热劲头眼看着将无止境地继续下去,突然午休的音乐响起了。第一次听到这个信号的祥子愕然的抬起头。

“这是我们这里午休的铃声,专务。”丹羽信隆店长是个头发斑白的六十多岁男子,大概是心脏不好的原因,说话特别地小声和谨慎。

“是吗?不知不觉呢……那么就休息一下吧。”

“请问专务是回90楼用膳呢,还是不嫌弃的话光临我们的食堂?”

“不必了,我在这里吃便当就可以。”祥子说完看了看祐巳。姐姐这么说,她自然也是跟从的。

看见两人达成一致,老店长忙忙摇头。

“这样太怠慢了。如果专务不喜欢食堂,那我们可以在外面找一家干净的、好一点的餐馆?”

“那就太费周折了。还是工作要紧,总店长,请您别在意,福沢君会安排的。”

“那我告退了……”

老人家鞠了个躬离开了。

这位大上司可是他接待过最特别的了,看来这午饭还不可以吃太久,顶多十来分钟就得回来。想到这里,他摸了摸胃部。老毛病怕是又要犯了哪。

外卖很快就送来了。祐巳提着袋子走到祥子身边。

“姐姐,用午餐吧?”

“先放一边吧。”祥子也不抬头,继续在折扣商品清单上加批注。

“饭菜冷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先让我看完这个,好吗?”

祐巳不高兴了。她放下饭盒,腾出双手轻轻按住祥子的手腕。后者疑惑地抬起头。

“这样子会得胃病的,姐姐。”

见妹妹孩子气地鼓起两腮,祥子也只能无奈地服从。她放下笔:

“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吃,好吧?”

“这才对嘛。给,这份是姐姐的。”

祥子一边接过饭盒,一边还扭着头看宣传草图。刚吃了两口,又拿起笔在上面写几个字。重新拿起勺子,视线还不舍地停留在纸张上。忽然,送到嘴边的勺子停了下来。她又看见一处需要确认的地方。

“祐巳,请联络负责安排相扑表演的奥田先生。请问他邀请横纲选手们出场的预算的情况。”

“是。”

主导权不知怎么又回到了祥子的手上。祐巳一边吃饭,一边替祥子找人,帮忙落实工作。祥子则完全回归了工作模式。待丹羽回来,询问她手边还是满满的饭盒是怎么回事时,

祥子抱歉地笑笑:

“对不起,今天没有食欲。”

老店长的心脏不禁又抽搐了几下。

下午,祐巳去斟茶的时候,在走廊上碰见刚从茶水间回来的丹羽。对方口中飞泻出一串称颂祥子的感叹:

“专务这次下来,一天就把一课一个星期的事情都做完了,真是了不起。”

虽说是恭维的话,但也不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一个上午,把一课大半的人都喊了下来。该修正的地方修正了,悬而未决的事项也当场拍板解决了。

佩服的同时,祐巳心中也无法释怀。

虽然祥子一直以来工作都很努力,但是,今天却更有自我强迫的味道。说话比平时快一点,挑的错也多一点,还有写字时紧张的沙沙声。虽然这些都不易被外人察觉,但身为妹妹的她还是直觉感受到祥子的烦闷。还有,她记起姐姐不时无意识地从口中溢出细声叹息;记起她偶尔举目远望时,眉宇间凝聚着淡淡忧愁。

姐姐究竟有什么心事?

祐巳心中的担忧,像杯中红茶的颜色,渐变渐深。

工作持续到了晚上。老店长一边做着本职工作一边陪小心一边偷吃心脏药,祐巳与文件,电话和传真机同时建立了亲密关系,正巧妙周旋在三者之间。祥子则自始至终都粘着椅子,当然去化妆间的时间除外。

时间到了晚上七时二十分。祐巳正埋头填写传真件的资料,突然听见携带的铃声。赶紧掏出来一看,却发现响的不是自己的。

“您好。我是祥子。”旁边响起了通话的声音。

对了,姐姐的携带是和她一起在DoKoMo专卖店买的同一款。

“母亲,请问发生什么事了?”祥子笔下仍然走字如飞,但渐渐地静止下来。

时间慢慢流走,祥子一直听着,沉默着。但是,表情越显凝重。祐巳不觉站了起身。

“明白了。我马上回来…再见。”

祥子按停通话,才发现妹妹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眼内尽是焦急和关心。

给祐巳一个“别担心”的眼神,她转向丹羽信隆。后者已在座位前垂手站立待命。

“总店长,很抱歉,但我因家中的急事不得不现在离开。留下这么多手尾就走,虽然不好意思,但我会交代福沢君配合您完成的。”

老人家弯下腰:

“请您放心交给我吧。”

祥子撑着桌子起来,但就在她站直的一瞬,突然眼前一阵发黑。

“姐、专务!?”

祐巳慌忙用双臂接着。

“您没事吧?”

祥子闭上双目,扶着妹妹缓了缓气。

“抱歉,坐太久了。突然起身……”慢慢重新站直后,转过身。“总店长,害您担心了,我没大碍。告辞了。”

一直把祥子两人送进了电梯,老店长才按着胸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真多,作为给自己的奖励,得多买几瓶救心丸才行。

一直走到大门的台阶,祐巳都紧紧搂抱着祥子的左臂,生怕她再出什么状况。

“祐巳,我没事的,放开我吧。”

“可是……”

祥子转过身子,右手柔和地抚摸着妹妹的脸颊。

“放心,我真的没事。听话。”

在祥子真诚的目光注视下,祐巳的意志在一点点溶化。

两手缓缓地,从姐姐的臂弯滑落。

“真的,没事么?”

“嗯,你看我不是很精神吗?”

祥子作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请问,刚才清子阿姨……”

“是呢。也该告诉你了。祖父因为晚期肺癌,两个月前入住了瞳子家的医院。母亲方才来电说,祖父几分钟前咳血后神志不清,让我过去帮忙照看。”

姐姐的祖父入院了啊。也难怪姐姐这么着急。

“祐巳。”

回过神来,看见祥子脸上略带忧伤的神色。

“接下来这几天,我大概不能回公司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你了。有事情就给我电话,可以吗?”

祐巳用力地点点头。

我不会成为姐姐的负担的,她无声地承诺着。

这时,车子到了。祥子平整祐巳的衣领:

“晚安。”

看着祥子的专车远去,祐巳心情变得复杂。

姐姐的祖父,大概也在最近了。

她又回忆起祥子祖母去世时的情形。那时候,祥子也因丧仪操劳过度。

这一次,也会一样吧。真想跟去帮忙,哪怕能为姐姐减轻一点点负担也好。

可是,我又以什么身份去呢?

“唉…”

想到这里,祐巳垂下两肩,把心中的抑郁释放出来。

虽然有妹妹的称谓,但是……

如果,我是小笠原家的人。如果,我是真正的妹妹……

即便不是妹妹,如果我是……

此时,她不禁想起柏木优。如果是他,这个时候就可以随便进出小笠原家了吧。

自那晚以后,就再也没见过祥子。每过一天,祐巳就在日历上打一个红色的“×”,到这天已经有八个了。祥子每天早上,中午和临下班前都会来电,询问当日工作上的事情。

说来也怪,祐巳最近一看见祥子来电就会紧张,心跳莫名其妙地加快,说话的音调也不太自然。

仿佛,内心深处在期待着什么。

祥子也察觉了她的反常,还问她是否忙不过来,要不要回去帮忙。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开始坐立不安。很多时候,心中空落落的,工作时也常常走神。

早上九时半,庶务课照常送来了当日的邮件。祐巳机械地一封接一封拆看,但里面的内容却一点也不记得。

最后是一个很大的公文包裹。祐巳随手拿起来撕开封条。

里面露出一份青色封面的报告书和一纸信件。她先看了看报告书:

《小笠原不动产株式会社平成〇〇年度决算案》

姐姐没有提及不动产公司的事情呀?

疑惑着,祐巳再看看信件:

“……以上各项均在会计基准允许范围内调整,但仍有八百二十七亿日元损失无法转拨至下年度。请社长……”

突然意识到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祐巳慌忙找到信封。

只见蓝色的牛皮纸上,盖着一个鲜红的“机密”大章。抬头是:

“小笠原社长收”

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怎么办?怎么办?

连续问了自己十来个怎么办,祐巳想到了祥子。急急把手袋转个底朝天把携带倒出来。

颤抖的手指按了几次才按对号码。

“镇静点,慢慢说。”

另一端的祥子听见妹妹要哭要哭的声音,未免有点担心。但听祐巳交代了原委,她关心的焦点立刻转移了。

“你看到信上说转拨下年度的损失有多少?”

赶紧敲打计算机的键盘。

“一千四百五十九亿日元。”

“我知道了。”

祐巳静静地等待进一步指示,却听到一声喃喃细语。

“比预想的要多呢……”

“是?”

“把这份报告放回去重新封口,然后转交长谷川小姐吧。社长那边,我会解释的。安心吧,不是什么大事。”

“是…造成这种失误,实在是很抱歉。”

“别介意。幸好开拆的人是祐巳呢。”

“诶?”

“不,没什么。请把它忘掉吧。再见。”

“…再见。”

《金融商品交易法》第197条,有价证券报告书中存在虚假记载的,其主要责任人处10年以下拘役,或1,000万日元以下罚金。严重者两者并罚。

姐姐,到底你们……

去往社长办公室的走廊,怎样看也看不到尽头。

*: 外聘负责审计小笠原集团的会计师事务所
**: 日本民俗传说中的哀鬼

一时休刊声明:

读者阁下,

首先感谢诸位一直一来的支持。请别紧张,这绝不是弃坑宣言。下周开始,在下将赴日本取材一周(被指:是去玩吧)。此后,将准备返澳大利亚定居一事。因此在四月,在下将有许多需要处理的事宜。估计本小说会进入一段不定时更新时期。对不起了,希望诸位谅解。希望一切能尽快稳定下来吧。

敬具

Raidne (aka S.N.A.)

===================================

次回预告:

祥子:“祐巳,祖父的讣告写好了没有?”
祐巳:“写好了。是这样子的:小笠原(集团)株式会社、全日本百合联合会、全日本姐妹制度推进组织、小笠原不动产株式会社、小笠原百货株式会社(以下省略头衔若干)……沉痛宣告:小笠原集团的杰出领导者,资本主义战士,日本伟大企业家,小笠原集团会长小笠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平成×年×月×日×时 ×分在东京逝世,享年××岁。小笠原××同志,生于××年×月×日,早年曾……后来到美国留学,广泛接触资本主义专政垄断阶层……深受金融帝国主义思想影响……高举×××坚定×××”
祥:“等等,你确定讣告是这么写的吗?”
祐:“是啊,日本文化的源泉,对岸的天朝帝国的讣告,都是这么写的啊……”
祥:“……”

次回、《卡珊德拉的决意》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