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與乙女ACGN筆記本 : 以百合動畫番組、百合遊戲、百合漫畫(GL、YURI)及乙女ACGN、少女漫畫評論為主的博客

那條鋪滿月季的路 章三

暁海 萩乃 | | 作品名 : ,

tumblr plurk twitter facebook

經原作者 yamibo的raidne同意後轉載 (請勿任意轉載)

章三 窗户纸、隐形墙
祥子探望了企划二课的消息像一阵风一样刮过小笠原总部。第二天的回到公司的时候,祐巳感到别的部门同事对待二课的态度似乎更客气了。可能是有了这样的错觉吧,好像连午餐配给的饭菜量也增加了。不管如何,二课的士气在那以后倒是高涨了一阵子,再也没提起“莉莉安魔女”了,甚至在同事中还发出了“为了美人上司,就是死也值得”这样的感慨。

“这帮家伙要是每天都那么积极,专务还是常来好了。”

某一回、祐巳为上村南倒咖啡的时候,隐约听见后者喉咙里叽叽咕咕地说了一句。

不过,祥子在那以后就没有来过。而ERP整合企划也在两天后提交给管理层并通过了。祐巳的校稿执行得十分仔细,没让“魔女”挑出一个错误,为此也得到了嘉奖——被上村课长重重地捶了两下肩膀,现在想起来都让她觉得痛。接下来二课迎来了几天安逸的日子。

但好时光总是不长久的。

“动起来动起来,有工作了!”第二周的星期三,祐巳的同事们正打算在无所事事的闲聊和浏览网路中打发一天,上村南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对了,她刚刚参加完企划部的临时会议。

只见她两三步奔到自己的桌前,从腋下抽出一叠装订好的文件甩落在桌上,然后倾尽全身重量把双手在上面一拍,使得桌子发出一声沉重的尖叫以示抗议。

“收购案。”

二课可是好久没有接到融资收购一类的任务了,祐巳身旁的人不禁挺直了腰板。

“一百五十亿日元。”

话音刚落,叹息的声音此起彼伏。也难怪大家会失望。的确,对于资产以数以十兆计的小笠原财阀而言,这个数目是有点小。

“小笠原专务指定的。”

“啊……”

惊喜的音符一下从不同角落蹦了出来。一瞬身边的人都在交头接耳,气氛又变得热烈。但是当中只有一人发现课长的脸色有点凝重。

“请问课长,上面是否有什么特别要求?”发问的人是宫崎。

“……贷款杠杆比是80%。最低整体资金回报率是20%,30%以上最好。对象是网路公司。”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沉寂了下去,气氛霎那间的转换让人的耳膜感到隐隐的压迫。除了祐巳以外,人人都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着,仿佛要从对方那里确认自己刚才并没有听错。

“这、怎可能……!!”

过了约30秒,企划二课终于对这个项目作出了第一个官方反应。

G.NET,是近年成为话题的线上化妆护理用品销售会员制主站,提倡以改进客户感受为宗旨的经营理念,提供线上讨论及经验分享平台,定期向会员发送高质量商品推荐及折扣活动以吸引消费者。收入来源是制造商广告及向平台内发生之交易抽取5%佣金。去年年收入为70亿左右,净利润不足6亿日元。预计五年内平均增长速度为15%。

收购对象原预定在三个月后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但是由于市道不况,投资银行所报发行价无法达到管理层要求,因此几经协商后,找到小笠原集团作为全盘收购者。

合作券商是帝都劝业集团的投资银行,监察法人(审计师)是中央青山公认会计士事务所,法律顾问是K&S辩护士事务所。

上村南简短地把重点介绍完毕以后,就开始下发资料和分工。宫崎被委任代理总监督是可以预料的,但小岛刚被分配了所有的数据处理和分析任务,却是大出祐巳的意料之外。虽说已经有了一年的经历,但是能担当如此重要的部分,果然比自己厉害的人还是很多啊。正在钦佩着,没想到课长将一个重磅炸弹从头上直接扔了下来。

“这次福沢就做我的助手吧。”

“呃?”

这里还有另一个身怀绝技的人哪……

小笠原祥子,公司代号为“莉莉安魔女”的专务。要是普通员工到她93楼的办公室参观一下,大概会被这个狰狞代号所造成的形象和室内装潢风格之间的差异弄迷糊。是的,全球屈指可数的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以无比的严格手腕和端庄仪态驾驭百乃至千兆亿资产的她,是一个朴素的人。在一个与莉莉安高等部教室大小相若的长方体空间里,没有金光闪耀的陈列柜,没有自我夸奖的锦旗展,没有标榜品味的古董架。可以说什么摆设都没有。

天花版是传统日本式的,中间吊着一盏正方形纸灯,既古朴又明亮。门左边和正对面的墙壁被全部拆除,取代以被加固的落地式玻璃窗,没有阻隔的广阔视野可以让人饱览东京都最著名的现代派建筑的杰作。当然,若想要转换气氛的话,可自动升降的淡绿色松竹梅暗花刺绣窗帘会给房间换上另外一种景致。右方的墙挂着一幅黑板大小的和式水墨画,描绘的是红叶时节的富士山景色,如果仔细看,还能在画的左下角看到房间主人留下的小小落款。在右墙的角落,还有一盆被精心浇灌过的月季,每天用姣妍笑容迎送来此的贵客。不过,一般人都会无暇顾盼这一切,因为在一进门瞬间,目光就会触及正前方一张宽大办公桌,紧接着被身坐其后的绝代佳人所捕获。不错,那就是整个空间最耀眼的明珠,让所有的装饰都变得多余。

这颗明珠最近因为公务以外的事情有点烦恼,根源是她那个无论在外貌上和气质上都很可爱(那取决于评论者的角度)的“妹妹”。

以前祐巳在做一些重要决定时都会先问问自己的意见,现在居然一声不吭就进了公司,而且是那个风评很差的二课。自己不放心去探望,刚好看见她累倒的样子,又担心了好一阵子。后来二课交ERP整合规划上来时自己随便就给批准了,都没怎么细看。

想到这里,祥子令人难以察觉地摇了摇头。

不行,再这样下去就公私不分了。不管怎么说,前天自己也给了二课一个机会,真希望他们能够好好把握。

祥子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内线响起。按下接听钮:

“是我,请讲。”

“专务,企划部二课的上村南课长和助理请求会面。”里面传来秘书有点紧张的声音。

“请她们进来。”

祥子一边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衣领,一边又想到向父亲借的这个秘书和自己的作风实在不合。“什么时候找一个更好的吧。”她默默地想着。

“打扰了。”

祐巳?看见跟在上村后面,忙着把眼珠四处打转的人,祥子略微感到惊讶。她偶尔也会和上村南见面,一直对她那种轻浮的举止没好印象所以就刻意把她的事情从记忆里排斥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拿祐巳当助理。之前的好像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男生吧?

“啊,这是我的新助理,福沢祐巳。”

上村南见上司盯着祐巳看,赶紧替她介绍。

“您好,小笠原专务。我叫福沢祐巳,请多多指教。”

“嗯,请就坐吧。”

虽然知道祐巳是为了隐瞒和自己的关系而演戏,祥子听到这样生疏的称谓还是感觉不自然。仿佛一瞬拉远了与祐巳间的距离。

上村南带着祐巳坐下,谁想屁股一沾椅子,就娴熟地把右脚搬到了左腿上。完美结束动作后才察觉祥子眉头微颦盯着自己。“唰”一声,慌忙把脚卸下来。

祥子略带不快地重新打量面前的二课课长:齐肩的长发有许多分叉,好像不怎么打理,油亮油亮的;近乎素脸见人,只是抹了瘀红色的口红;衬衣上领没扣,袒露着胸部,而且明显没有熨过,留了几道皱褶;袖口有点黑黄的痕迹,不知到底连续穿几天了;也真够不注意仪态的,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觉呢?祥子担心地瞟了祐巳一眼,心叹:“希望她别把祐巳带坏了”。

上村南觉得不断有小针扎着自己的后背,便不安地在椅子上左右挪动了一下。

祥子终于收回视线,开口问道:

“请问上村课长有什么要事?”话说出口,连自己都觉得语气有点冷淡。

“那、那个。咳咳。我们二课希望在本次企划案中得到专务的指点。”

“请问具体是什么事情呢?”

上村南清一清自己的嗓子,直视祥子开口道:

“恕我直言,专务,我不太理解G.Net收购案的一些关键要素。在我看来,本次融资方案的债务比率及目标回报率均定得很高,同时对收购后的前景比较乐观。窃以为,我集团从未涉足网路业务,在尝试与磨合阶段是否制定一个较低的目标更为稳妥?”

又是这个问题,祥子想。虽然想认同她,但是身为董事,在一般职员面前又必须维持一个团结的管理层的形象……用高压政策让她知难而退吧。

“上村课长所说之事的确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是,董事局在两个星期前已经就这个提案进行了比较详尽的讨论,也仔细考虑了课长适才所述的因素之后认为可行才定下来的。所以,希望二课能够提出最好的执行方案以回报管理层的期待。”

“可是,专务。”上村南顿了顿,重新考虑过措辞以后回答,“我们二课有信心提出可行范围以内最好的方案。但我恳请董事局根据市场实际条件再次评估他们对本次收购的期望。”

没想到上村南在自己面前如此坚持,她停了一下,“课长,请问二课是否已经有了初步的提案和结论?”

上村南一时没提防这一招,显然没有做这方面的准备。

“……目前初步的情报收集和前期分析工作已经差不多了……虽然还没有具体方案,但根据目前已有资料来看……”

“请允许我打断您。二课是否还没有形成可行性方案?”

“……是的。”

“请课长告诉我,您认为管理层所定目标不合理的具体分析依据是什么?”

上村南一时无语,总不能说自己是凭多年的经验得出了推论吧,董事局里面比自己年资高的人可真是多了去了。

一直无法插上话的祐巳不安的看看祥子,又看看上村。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姐姐和课长就这么吵起来。虽然祥子保持着一贯的礼仪,但是话语中那种强硬的铿锵音还是让她生畏。

两位,请你们别都沉不住气呀。

“我希望二课同仁能够先制定有数据事实支持的方案,即使是初步的也好,然后我们再对收购案的整体目标进行评估。这个要求,会不会让课长感到为难?”

“……不,专务这么说让我感到惶恐。那、我们告退了。”

“恕我不送了。另外,这么说多少会有冒犯,但还是请您注意一下仪容。作为领导者,应时刻做好下属,尤其是新社员的表率。”

“……是的。失礼了。”

上村南领着祐巳站了起来,匆匆结束了会面。整个过程,她都感到一种窒息的压迫感,甚至有一种自己是一头被老虎盯上的小鹿的幻觉。现在即使是转过身去也觉得那视线在背后追逼着,让她紧张得脚步有点飘浮。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她把右手扶在祐巳的后背上,像是安抚她,又为自己获得一个倚靠。

祐巳回过头来,回报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祥子目送着上村南勾搭着祐巳离去,那背影一瞬和某些不快的记忆重叠了。轻轻地挽一下耳鬓的长发,她要平息自己复杂的心情。

唉,不知道祐巳会不会觉得刚才的自己不可理喻呢。虽然,上村课长所提的几点完全在理,自己也很明白……但是决定毕竟是决定……算了,等找一个机会再跟祐巳说清楚吧。

祥子把茶杯端到嘴边,才发现茶已凉。

“秘书,请给我泡一杯红茶。”

要是祐巳的话,是否已经把红茶送进来了呢?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然后又一个星期过去了。祥子白天被各式各样的会议缠着,晚上不是加班就是晚宴,竟然连周末给祐巳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找到。其实,即使她有机会,对方也未必能够抽身出来。二课目前已经进入超负荷运转,祐巳也是两个周末没有休息了。两人只能在各自喘息的时间里向对方发问候信息,诸如“今天怎么样?”“还好,请别担心”这样。

一方面记挂着要在祐巳面前重塑形象,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和妹妹虽然在同一幢大楼里却彼此如同山阻水隔一样无法相见。祥子感到烦闷像树林里的飞蝇一样时时来骚扰她,心情也变得有些不好。

自然,上村南也有两次带着祐巳上来讨论工作细节给她们提供了见面的机会,但是一方来的时候都带着“陌生的下属”的面具,结果另一方也不得不带上“陌生的上司”应对。祥子每次卸下面具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

终于到了第三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这天是二课原定提交企划案的日子。祥子推掉了所有的外出任务,尽可能快地批完所有的公文,然后平下心情等待上村南到来。

祐巳会不会来呢?

祥子不知道,确切地说是不知道自己希不希望祐巳来。来吧,见面的气氛又很尴尬。不来吧,自己又想亲眼看看妹妹。一直挂念着她有没有被累坏,气色好不好等等,想亲眼看看才放心。

因为带着忐忑的心情等待,时间对于祥子来说过得特别慢。终于等到下班时间过了半小时后忍不下去了,给企划二课打了电话。

“专务,失礼了。”那头一阵忙乱后,响起了一把男中音,“课长刚才和福沢君用餐去了。说要很晚才完成报告的样子。”

“谢谢。”

无计可施的祥子只好按奈着焦躁的心情先到90楼的高级职员餐厅用晚饭,回来继续等。

时钟缓慢地划过了九点、十点、十一点。祥子把对面大楼的亮灯来回数到发怒,又把会客室的杂志全部翻了个遍……

“嘟……”

朦胧中,内线响了。

“是我……”

“专务,企划二课的上村课长请求会见。”

祥子摇了摇昏沉的脑袋,翻转手腕看表,三点半。这么晚了啊……

“请她进来吧。”祥子赶紧理了理有点凌乱的头发。

门开了又关上。上村南带着祐巳来到跟前。

在灯光的映照下,祐巳的脸色显得青白,让眼窝旁的黑圈十分刺眼,眼白被一条条血丝染赤,活像一只吸血鬼。在看到如此憔悴的祐巳那一瞬,祥子心中的锐气立刻消融了,多少烦躁都扔到窗外。此刻她恨不得立刻上前把祐巳搂在怀里,告诉她自己是多么担心和不忍,给她泡一杯红茶,或者洗一条毛巾擦脸。

但是她不能这么做,有上村南在。

“两位辛苦了。”祥子忍住冲动,一边吩咐二人坐下,一边让秘书倒茶。

上村南把企划案端端正正地摆到她面前。看样子也是累垮了,满头打结的乱发。祥子看着那份报告,大概两百多页,不禁苦笑了一下。

虽然很想现在就看,但光是重要部分就起码得一个小时呢。这种精神状态,质量就不用说了。再说也苦了陪在这里的祐巳。

“大家都很累了,先回家休息吧。企划案我明天再看。课长,请在明天下午两点到这里来,我再和您讨论吧。”祥子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是。”上村南有些木然地点了点头。

“那我呢?”

“福沢君就不必了,请利用难得的周末好好休息吧。”

“那不行。”祐巳立刻反对,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改口道,“对不起。由于我负责了最后的归纳和整理工作,比较清楚某些数据的来源和相关论证,所以能在讨论时帮忙,请务必让我回来。”

祥子本想叹气阻止,但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算了,变成争执就不好了。

“既然福沢君这么热心,我也没有理由反对,那明天就再辛苦您一趟吧。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好吗?”

其余的两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离开的时候,已将近凌晨四点。祥子的车从正门出发时,刚好与祐巳的红色Mini Cooper擦肩而过。她刚从地库里出来。祥子透过后窗目送着,直到对方在拐角消失了好一会才回头。

“驾车的时候别打瞌睡啊。”

这也是一个无法传达给祐巳知道的思念。

============================================

次回预告

评论员甲:“随着裁判员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乙:“首先小笠原祥子把球传给上村南,上村南又回传给小笠原,小笠原又传给上村,上村又回传给小笠原。”
甲:“貌似这两人会永远继续下去呀。”
乙:“旁边冲出了一个人!断球了!福沢祐巳,不错,这就是新进球员福沢祐巳。”
甲:“太精彩了,刚才那个可以说是快如闪电,让人猝不及防。”
乙:“现在是福沢一个人带球,小笠原和上村追了上去,能一直带到球门前吗?哎呀,推倒了,上村南直接把福沢推倒了!”
甲:“这可是一个严重的侵犯。不知裁判员会如何处理。”
乙:“红牌,小笠原向上村出示了红牌!”
甲:“上村的这一次犯规太冲动了,可以说是心急惹祸。剩下的时间她可要在更衣室好好后悔了。”
乙:“不错,谁都知道,虽然身在敌对球队,但是小笠原祥子和福沢祐巳的关系是很暧昧的。”
甲:“没错,两人可以说是绯闻不断啊。”
乙:“好了,比赛重新开始。福沢传球给小笠原,小笠原回传给福沢,福沢又传球给小笠原,小笠原又回传。”
甲:“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
乙:“是啊,我也觉得有点不对……”

次回、《阴霾、雷霆、雨露》

寫下留言
RSS Feed | haginoakemi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umblr